※年度除草。

※此微無料配布的全文,CWT36 Day1 可於A35 索取紙本。

※人物OOC有、私設定有,不適者請直接回上頁或關視窗。

※不要問CP,因為CP未定。

 

大量的軍隊在嘉世城裡進行搜索,無端被打擾的居民不解地看著軍隊的行動,卻礙於軍人們嚴肅的神情,都不敢發問。

無論大街小巷,一般的民房或是龍蛇混雜的酒館,一一徹查無一鬆懈。

數分鐘後,各個小隊長紛紛向統領軍隊的副隊長─劉皓回報搜查結果,無論怎麼搜查,都沒有發現目標。

「全城再找一次,各城門嚴加檢查進出的人員,我就不相信找不到那個該死的叛將葉秋。」

「遵命。」小隊長無奈領命,只好返回各隊吩咐各隊員再次進行搜查。

嘉世軍的首領葉秋叛逃,這件事悄悄地在軍隊之間流傳開。

「沐橙姐覺得呢?」少年將食物放在桌上,問著一旁女性,「老師他……」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相信葉秋哥的選擇。」蘇沐橙拿起少年準備的食物,帶著微笑反問,「反到是,邱非,你覺得呢?」

名為邱非的少年沉思一會,「我跟戰鬥格式都相信老師不可能叛逃,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迫使老師不告而別。」

「現在,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蘇沐橙帶著微笑看向窗外,現在的她還沒有能力可以跟著哥哥還有葉秋身邊幫忙,總有一天,她一定可以與那兩人一起並肩作戰的。

 

人在聯盟作客的蘇沐秋突然感到一陣暈眩。

「蘇先生,您沒事吧?」接待人員發現蘇沐秋沒跟上腳步,扶著牆一附身體不適的模樣,急忙上前詢問。

「沒事,突然有點暈眩而已。」蘇沐秋笑著回答,突來的不適讓他有點不安。

『沐雨橙風,你在嗎?』

『你這是明知故問吧?我怎麼可能會不在呢?』腦內傳來女性帶著笑意的回答。

『可以幫我探望一下沐沐或是葉秋嘛?』

『當然可以啊!到是沐秋你的安危?』

『不會有事的,妳先去吧。』

蘇沐秋一邊跟沐雨橙風對話,一邊跟著接待人員來到會客室,推開門,聯盟主席─馮寵君已在裡頭,見到訪客立即起身接待。

例行的寒暄後,馮寵君直接切入話題,「不曉得上次的提議,沐秋你考慮的如何?」

「專職教學我可能沒辦法,但是分享經驗或是偶爾指導……」蘇沐秋話說到一半,突然站起身,整個語氣變得很著急,「抱歉,我突然有急事得趕回嘉世,下次我在給主席一個正式的答覆。」

馮寵君正想進一步地詢問,耳邊傳來的是沉重的炮火攻擊聲,建築物也微微地震動。

「報告主席,魔物來襲,請主席趕緊至安全鎖避難!」

『沐秋!大事不好了!一葉之秋跟葉秋被強制分離,沐沐被關起來了!』

 

聯盟突然遭到大量的魔物襲擊,駐守在聯盟的軍隊奮力迎擊,同時也相鄰近城鎮的軍隊求援。

─嘉世城─

陶軒看著桌上的通訊晶球散發著刺眼的紅色光芒,意味著聯盟或是其他城邦遭遇襲急需要支援的訊號。

以往,葉秋看到這訊號總是與蘇沐秋一邊說笑一邊出發,與各自的精靈融為一體上陣退敵,戰場上的一葉之秋與沐雨橙風是有智能的高階魔物不想對抗的敵人之一,揮舞著却邪搭配魔法炫紋斬殺阻擋在自己面前的魔物,伺機想偷襲的魔物則被吞日射擊出的砲彈逼迫放棄原本的計畫,不需言與溝通,光憑一個眼神就可以理解對方的想法,這就是號稱聯盟最強搭檔,嘉世城最強的守護者。

如今,葉秋叛逃,對嘉世來說可說是卸去了一條臂膀。

追捕葉秋可說是首要的任務,但是聯盟的請求也不能置之不理。

「城主。」來到陶軒房裡的劉皓自然也看到了通訊晶球上的紅色光芒,身為軍隊副隊長的他,自然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葉秋極有可能已經離開嘉世城。」

「這也不無可能。」再次看了眼不斷閃耀紅光的通訊晶球,陶軒心念一轉,「派人去聯盟暗中盯著蘇沐秋。」

「支援的請求?」

「作作樣子就行了,反正其他城邦也會派人過去,現在蘇沐橙在我們手中,葉秋不可能會放著不管,失去能力的他也只能先去找蘇沐秋商量把人奪回去的方法了。」

既然一葉之秋都能順利強制分離,只要蘇沐秋一回來,沐雨橙風也會是他們的囊中物。

「屬下這就派人前往聯盟支援。」

 

收到緊急命令第一個趕來支援的是藍雨傭兵團的成員,由副團長黃少天帶領幾名精英,透過直達聯盟的傳送陣抵達聯盟,在刀口上討生活的傭兵團直接進入戰鬥狀態。

自幼學習劍術,與劍客屬性的夜雨聲煩締結契約,然後活躍於各大戰場,最後以強烈的戰鬥風格成為了世人公認的劍聖。

此次的緊急命令,黃少天的搭檔,同時也是傭兵團團長─喻文州並未前來,只在收到緊急命令的時候,平靜地分配人手,並要前往支援的成員聽從聯盟駐紮軍─霸圖軍隊的指揮。

一場小小的紛爭不需要兩個指揮,加上霸圖軍隊的副隊長是公認的戰術大師,他沒有必要喧賓奪主。

況且,在霸圖軍隊長─韓文清的眼中,這不過像是鍛練身手的練習場合,與練習場不同的是,眼前的魔物並非雷霆城出品的虛擬投影,而是真的魔物。

應邀前來作客的蘇沐秋百般無聊地遠觀戰區,「真想下去湊個熱鬧。」

「我想韓隊與張副隊不會介意多幾個人前往協助的。」一旁定期前來做學術報告的微草學院院長─王杰希看著身旁被喻為槍神的青年,與所屬的精靈─王不留行結合後召喚出飛行武器─滅絕星辰,「前輩不嫌棄的話,我可以載前輩一程。」

 

「不了。」原本清秀的男子,轉眼間變成了長髮飄逸的女性,「我要回嘉世。」

「現在?」

「沒錯。」作為聯盟的初始成員之一的嘉世城,其實與聯盟之間的距離並不遙遠,中間僅隔著一座森林,平時搭乘馬車往來通行約需半天的時間,以吞日的後座力在林間以飛槍的方式移動,不需花費太多時間,只是槍砲的聲音會驚動森林裡的魔獸,反到會造成更混亂的場面。

一想到可能會造成帶著一堆『伴手禮』回到嘉世城……到時候再說……

「對了!」扛著吞日準備出發的沐雨橙風突然停下動作,「王不留行,我們跟契約者之間的在什麼情況下會終止?」

「一般都是在契約者的能力衰退到很嚴重的情況下才會終止。」雖然不懂沐雨橙風為什麼要這麼問,師長的習性讓王不流行依舊回答她的提問。

「強制分離呢?」

「一般來說是不可能的,畢竟契約是烙印在契約者的靈魂與我等的身上。」

「這樣啊……那也只能先回去了解狀況了,幫我跟其他人問聲好。」說完之後,沐雨橙風便扛著自己的武器一躍而下,看準方向後不斷地開槍,利用槍支的後座力在空中移動,沒多久便離開了聯盟的城區,沒多久便剩下細小的黑影朝著森林移動。

目送沐雨橙風離開之後,王不留行乘著滅絕星辰朝著戰場移動。

 

此次的戰役是以落花狼藉的重劍斬斷了魔物的首級作結束,以遠程火力掩護的百花撩亂急忙跑到他身旁。

身為搭檔的他剛才看得非常的清楚,落花狼籍的左手受到非常嚴重的攻擊,奔跑的同時百花撩亂結束了附身模式。

一般程度的傷害,身為精靈的它們可以直接承擔,畢竟返回它們所屬的世界後,傷勢會直接恢復而不影響契約者的肉體,但百花撩亂與他的契約者─張家樂看得非常的清楚,若不是仍在結合的模式下承擔那擊,恐怕落花狼藉與孫哲平早已死在魔物的攻擊下。

手中的重劍直挺挺地插入地面,在落花狼籍離開的情況下,孫哲平右手撐著劍柄單膝跪在地上沉重地喘氣,止不住的鮮血沿著左手的傷不斷地沁出滴落地面。

幾個活躍於戰場上的治療師,連忙上前進行緊急治療。

「孫哲平!」

「樂樂……」看著眼前快哭出來的青年,孫哲平忍著痛抹去飛濺在對方臉上的血沫,「沒事的,別哭……」

「混帳!誰哭了!」

 

戰役結束之後,聯盟的診療室裡一片忙亂,治療師開始幫戰場上受傷的戰士們療傷,其中孫哲平的傷勢是在場最嚴重的,馮寵君鄭重表示會傾盡全力進行治療,這才讓張佳樂同意離開診療室,前往會議室進行戰後會談。

在診療室裡耽擱了一段時間,讓張佳樂成為最後一位進入會議室的人,推開會議室的門同時說聲抱歉之後,他迅速入坐,心不在焉地聽著會議內容。

這種戰後檢討會大部分都是針對部隊裡去做檢討,他所屬的部隊也會在各種大小型戰役後作內部檢討,而緊急命令多半跟協助者無關,打完休息後拍拍屁股走人便是,這次卻特別要求要留下出席會議,這其中有些古怪。

更奇怪的是,負責霸圖軍隊的攻守人員配置的張新傑卻未出席。

『聽夜雨聲煩說,石不轉與張新傑正在為傷患進行治療。』此時腦中出現的是百花撩亂的聲音。在精靈的世界裡,是可以無視契約者所在處的距離進行交流,令人質疑的……方才張佳樂並未在診療室看到石不轉或是張新傑的身影,『這是會議進行前,韓文清親口說的,沒人敢質疑真實性。』

看了眼主持會議的韓文清,張佳樂自認沒有那種當面提出質疑的膽量,只好乖乖的跟著開會。

 

會議上除了討論關於戰爭上的缺失,另一個重點便是嘉世提出的請求─協助逮捕叛逃的軍隊長。

出席會議的嘉世副軍隊長─劉皓對著其他城邦的軍隊代表鄭重提出這項要求,希望各城邦能夠協助處理追捕叛逃的葉秋。

但是在場的人都語帶保留,都表示遵從聯盟的通告。各城邦的自家內務一但演變成跨城邦的事件,需稟報聯盟,然後由聯盟下令通告各城邦執行。

會議結束後,準備帶隊從傳送陣返回藍雨的黃少天突然示意其他成員先行離開,自己則拐進了間無人的房內,倚著牆看著不遠處的街道,百姓們正在收拾整頓戰後的城鎮。

「隊長隊長!你這麼急著找我有什麼事?有什麼東西不足?我記得移動水晶好像不太夠要順便帶點回去嗎?還是隊長想吃點什麼?我記得霸圖有些東西不錯吃不然等會去問問張新傑看他推薦什麼好了!」

『物資之類的不急。』被放在窗台上的通訊晶球閃著淺淺的藍光,溫和的聲音緩緩地從晶球傳出,『少天先留在那打聽點情報。』

「情報?隊長也覺得不太對勁嗎?突然傳來葉秋叛逃的消息不過葉修那老狐狸沒被逮住倒是挺有他的風格的,不管他被誰逮到我一定要去監獄好好恥笑他!」黃少天一邊說著,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轉換話題,「這麼說真的很奇怪聽說沐雨橙風跟她的契約者這次都沒出現,我聽說馮主席把人邀來作客要跟大眼討論什麼似的照理說發生戰役應該會看到她才對嘉世的人馬都出現了確沒看到她的人影,這麼說還有一個地方很詭異嘉世的人都出現在沒什麼魔獸的地方過來的目的感覺像是在搜查而不是支援。」

「開戰沒多久,前輩急著跟沐雨橙風返回嘉世。」房間的門口突然出現第三人的聲音,黃少天反射性地拔劍指著對方,發現在門口插話的是王杰希,「抱歉,我不是有意要偷聽你們的談話,但我想交換情報的話,或許我可以提供點我這邊知道的部分。」

看見對方是熟識的人,黃少天將劍收回,走到門口探頭四望,確認四下無人之後將王杰希拉進房屋內,輕輕地闔上房門守在門旁,讓他走到通訊晶球旁跟另一邊的喻文州對談。

『另一邊的應該是王校長吧?』

「喻團長,最近敝校的魔法商人須運送一些商品至輪迴城,還請您加以幫忙。」

『藍雨傭兵團隨時等候您的差遣。』晶球的另一方傳來的聲音依舊溫和,讓人猜不出他現在的思緒,『王院長剛才說蘇前輩跟沐雨橙風趕著回嘉世,是在戰役開始沒久之後?』

「是戰役剛開始沒多久的時候,離開前蘇前輩問了一個很奇妙的問題。」王杰希回憶當時的對話,稍加整理後開口:「是關於契約強制分離的事情。」

 

「靈魂撕裂?」回到房裡的韓文清依舊寒著臉看向躺在床上熟睡不醒的人。

「是的。」推了略略有些下滑的眼鏡,張新傑說著自己與石不轉診視後結論,「石不轉表示,那邊沒看到一葉之秋的身影,問了其他的精靈也是同樣的回答。葉前輩的外表看起來並無大礙,身體也沒受到任何重大傷害,唯獨精神力低於水平值以下,才會作出這這樣的判斷。」

「封鎖消息,別讓任何人知道葉秋在這的消息。」腦中浮現方才會議的過程,韓文清特別點了個城邦出來,「尤其是嘉世。」

「稍後安排,請隊長您早點休息。」張新傑留下這句話之後便離開房間,將空間留給房間的主人與訪客。

韓文清不帶任何表情地坐在床邊,腦中想起的是方才令人感到驚悚的交戰場面。

葉秋是憑空出現在戰區之中,而且就在大漠孤煙與魔獸交戰之間。突然出現的人影揮舞著老舊的戰矛,下一秒將戰矛插入地面,藉由戰矛為支點在空中施力,一腳將魔獸踢向大漠孤煙拳頭。

『是老韓啊!真是巧遇!』拔出的戰矛在空中畫了個漂亮的弧度,慣有的慵懶語調即使在戰場上也沒有任何改變,『不介意哥在你這度假幾天吧?』

『打完再說。』大漠孤煙簡短地回答,燃燒著烈焰的拳套再次揮向敵人,擊中魔物的瞬間,烈焰像是有生命似的纏了上去,受到重擊的魔物轉變成一顆燃燒中的火球飛到一旁。

葉秋見狀一邊啷嚷著『這真是壓榨啊!』一邊舞著戰矛上前趁隙進攻。

在一旁適時施展技能做輔助的石不轉察覺了,從葉秋出現到現在都是以肉身進行攻防,而專屬於他的契約精靈─一葉之秋都未曾出現……

直到葉秋體力不支,大漠孤煙適時拉住對方差點倒下的身軀,在其他人員的支援下暫時退到後方,將人交給石不轉。

『一葉之秋呢?』以肉身挑戰魔物的攻擊,這不是個明智的選擇。

『哥讓他休假去了……』

綜合葉秋昏迷前的最後一句話與張新傑診斷後的報告,這表示……一葉之秋被人給奪走了?

「不可原諒。」韓文清低聲說著,居然在自己打敗對方前用這種方式奪走他的對手。

 

在森林裡,一名身穿輕裝的少年在林間做著自主練習,不斷移動自己的步伐,手中雙槍的目標不斷地朝著釘在樹上的固定靶射擊,一輪結束後,少年將雙槍收回腰際的槍袋裡頭,一邊上前回收固定靶。

看著固定靶上的成績,少年嘆了口氣,並未達到自己心中理想的成績,這樣下去距離目標會越來越遙遠。

『別緊張,慢慢練習。』回憶中,那名年齡比自己略長些許的少年站在自己身後,手把手地教導自己使用雙槍進行射擊,『看準了在扣板機。』

『沐秋你行嗎?』坐在一旁的樹下,另一名少年把玩著一把普通的槍,偶爾對著遠處樹上的固定靶進行射擊,槍槍命中靶心,『不行可以換哥……』

一發子彈從樹下少年的耳邊擦過嵌入樹幹之中,一旁是笑的正開心的主謀與驚慌失措的兇手。

『蘇沐秋!今天沒打贏你,哥就跟你姓!』將手中的槍丟向一旁,抄起身邊的戰矛,起手豪龍破軍朝著被稱為蘇沐秋的少年衝了過去。

『阿秋,跟我姓不好嗎?沐橙這麼可愛,不一起來當她的哥哥嗎?』讓尚未從訝異中平復的少年站到一旁,蘇沐秋轉而握住雙槍,在避開戰鬥法師的攻擊,同時以雙槍迎擊。

站在一旁的少年看著眼前打鬥中不忘互損對方的兩人,都是帶著笑容而不是殺氣,彷彿是在玩鬧。

對現在的少年來說,眼前是他尚未理解的神槍手在面對貼身近戰所採取的應對與技巧,但他還是很認真的去看,試圖從裡頭學習,約莫過了十分鐘,最後戰鬥法師獲得了勝利。

『呵呵,哥的不敗傳說再添一筆!』

『是啊!我還以為你要創下連輸四場的紀錄呢!』將雙槍交還給少年,蘇沐秋語帶歉意地說著,『不好意思,把子彈都用完了,過兩天我再帶些來還你。』

少年靦腆地接過雙槍,用著不大的音量說著,『謝謝老師。』

『別客氣,對了,還不知道你的名字是?』

『張益瑋。』

『不對,是你真正的名字。』

『……周澤楷。』

待續。

Free Talk

終於……寫完了(躺地)。

日安,這邊是優彌,先感謝拿取此無料又耐心看到這邊的各位(鞠躬)。

跌全職的坑,其實是個意外,更意外的是我居然在兩週前的工作死線中開始邊騷擾朋友邊挖坑(掩面),說說故事的背景,大概是個架空的世界,有劍、有魔法、有機械、中西合併的……大雜燴,而且,這還只是個序章(再次掩面),故事的內容是邊寫邊想的,所以有些地方可能會不盡理想,等內容較多之後,也許就比較能表達我想的東西了。PS:徵求命題 (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ronis 的頭像
zeronis

§黑心株式會社§

zero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