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唐藏(BG,年齡差)
副:不知道會寫道哪些 (汗)

本篇的角色名均以門派字型作為代稱。

對以上無法接受者,請不要繼續閱讀。

碎星-藏劍
玉虛-純陽
書墨-萬花
天羅-唐門

----

當玉虛搭著馬車回到惡人谷已是傍晚的事情,火紅的夕陽將惡人谷的山崖染得通紅,而她回谷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找把自己丟在長安的碎星。

「碎星!你居然偷跑,當心我分你吃糖葫蘆喔!」

依照平時的慣例,應該會有個女孩急急忙忙道歉說著他要糖葫蘆,此時卻是無聲無息。

「碎星不是跟你一起去長安嗎?」房間裡一名墨色衣著的萬花青年走了出來,不解地看著玉虛。

「書墨哥,碎星沒有先回來?」這不合理!碎星最喜歡黏著萬花青年不放,怎麼可能回來不找他報到。

「天羅,你有看到碎星嗎?」被稱為書墨的萬花青年回頭看了身旁的唐門男子,對方沉默地搖頭,表示自己也沒看到。

這時,在長安街頭聽到的耳語,突然浮現在玉虛的腦中......

『聽說,隔壁家的女兒不見了。』

『不會吧?不是聽說是跑出去玩?』

『出去玩總回家吧!已經想三天都沒看到人了,一家人著急的要命,還去報官了呢!』

『真不曉得是哪個傢伙幹出的缺德事,盡是誘拐別人家的女兒,就不要哪天自己的孩子也被拐了。』

『就是說啊!還是小心點比較好。』

難道說......

「怎麼了?」察覺玉虛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向來悠然自得的書墨有些緊張。

「我在長安聽到最近有女孩被綁架的傳聞......

----

提到蜀中唐門,人人想到的皆為擅以暗器殺人於無形之間,唐門人手中的千機匣彈無虛發,準星下的目標,絕無活口,而善於隱匿這點,能夠深入暗處收集情報,也讓不少人雇用了唐門子弟收集自己想要的情報。

身為唐門子弟,對於門內指派的任務向來都是徹底執行,這點九宮也是相同的。

數日前,九宮接到了指示,到洛陽城內的客棧與某個指定的人士接觸,這麼簡短的指令,常人大概摸不著頭緒,但他指依照指示前往指定的客棧,見到那位指定的人士。

原來這類型的事不只出現在長安,水鄉揚州甚至是天子腳下的洛陽也都有發生,甚至連江湖俠士也有部分遇到類似的情況,便有了這次的委託。

『有傳聞,誘拐案的犯人極有可能是天一教徒。』雖然在室內,但委託人仍舊頭帶著斗笠,斗笠邊緣垂著面紗,無法看清對方的面貌,但聲音聽起來像是女性,姑且認為對方是女性好了,『據說,他們在融天嶺有個根據地,想請少俠前往確認。』

於是九宮隻身一人來到了融天嶺,尋找各種可疑的地點,最後來到位於通往黑龍沼到路旁的一個廢棄村落,廢棄村落居然會有人在門口看守著,這就有點引人好奇,藏身於守衛的死角處,探查著裡頭的動向,發現有不少女孩與武林俠士被綁著,看來這就是委託人要找的地點。

正當他打算離開,準備將地點飛鴿傳書給委託人時,一段對話吸引他的注意力。

「被封住內力還想跑?就不信打斷腿,那女娃兒還能跑到哪去。」

「老大,這樣把人打傷了,到時候要怎麼交貨?」

「那還不簡單,抓人的時候總會有些摩擦,那女娃兒的傷不就這樣來的。」

「還是老大有辦法。」

換著方向看去,另一邊的人群中有個金橙色的嬌小身影躺在地上,穿著粉色衣物的女子撕下裙襬,在那女孩的腿部包紮著。

另一名也穿著金橙色衣物的少年拿著竹筒,似乎想餵女孩喝水,但女孩搖了頭拒絕他的好意,就在那瞬間,九宮看到那女孩的面容,與當日在成都見到,想直接帶回唐家堡的女孩相同,只是現在有些消瘦,硬生生被打斷腿的痛楚讓她看起來非常疲憊,不說話時都咬著下唇,斗大的淚珠在眼眶裡打轉,不斷地忍耐著劇痛,說什麼也不在人前哭泣掉淚。

長年的訓練,讓九宮學會了控制自己的情緒,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要做到心如止水的境界,在看到女孩這樣的慘況,一把無名火在心頭燒著,這回,他決定打破以往的規令,做些委託外的事。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ronis 的頭像
zeronis

§黑心株式會社§

zero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