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是A棚的部分,
跟樓下(?)的B棚沒有任何關係,
同樣~~因為命題無能,所以用未命名作標題。

===防爆線===

主:七秀內部消化(BG,有男性七秀設定)
副:策咩 (汗)

本篇的角色名均以心法作為代稱。
對以上無法接受者,請不要繼續閱讀。

 

 

那年,浩氣盟與惡人谷在崑崙的大戰結束,雙方死傷慘重,不約而同地休養生息並對外招募新血。

那年,惡人谷的將士──傲血戰死沙場,其徒雲裳在紫霞的詢問下與其一同返回天墉,而離經此時突然改變心意,執意留在惡人谷,在花間與紫霞勸說無用下,只好隨他而去,各自帶著不同的思緒展開未來的生活。

在天墉待了兩年,雲裳卻被數個夢境片段所困擾,那些是她年幼時在七秀坊的事情。

池畔柳樹低垂,她總是待在湖畔刺繡或是練琴,這天她手上拿著一個破損的護手,另一手的針線猶豫著該怎麼下手修補,身旁一名白髮男孩盤腿坐著,未紮起的長髮遮去他的面容,粉色衣袖下的雙手其中一隻沒有配戴護手,像是在看著她在縫補護手。

夢境一轉,一樣是在湖邊,不同的是她正抱著扇子看白髮男孩舞劍,劍尖在空中畫出朵朵銀花,眼前的景象深深烙印在她心中,直到男孩輕敲了她的頭這才回過神,淡粉色的薄唇在眼前張張合合像在說話,她卻聽不見男孩再說什麼,或者該說她忘了男孩在說什麼,男孩將手中的雙劍放回背後,溫暖的掌心覆著她的手,帶著她練舞。

然而,最後的夢境卻和先前不同,眼前有幾位村民、同樣穿粉色衣物同為秀坊出身的女性,然而眼前的村民與秀坊姐妹都是被綁著,她與身旁的白髮少年也是。

幾名不修邊幅的成年男子輕挑地挑起其中一名女子的下顎,像是在品鑑物品似的,然後吆喝著身旁的男子將人給帶走,然後移動到她們身旁,訝異地看著白髮少年,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粗暴地將人拉走,她似乎大聲吆喝怒罵了那幾名男子,為首的男子不悅地走回站在她面前,正當她還想再說什麼時,被男子硬生推壓在地上,粗操的手掐著她纖細的頸子,當她掙扎之時腹部傳來帶著灼熱感的刺痛,染血的白刃抽出被扔在一旁,她連想按著傷處喊疼都辦不到......


『雲裳快醒醒。』急促的聲音打斷她的夢境,睜開雙眼看到的是相似的白髮,眼前的男子身披白底綴著些許藍色邊飾的純陽道袍,擔憂地看著驚魂未定的她。

她用力地喘氣,手不自覺按著當年被刺傷的腹部,過了一會才從慌亂中冷靜下來,『師尊......』

『我在房裡聽到妳在呼喊,就擅自闖了近來。』拉著袖子,紫霞輕柔地擦拭她臉上的汗水,同時並說明自己的來意,『做了惡夢?』

『恩......』

紫霞看著她心神未定的模樣,覺得有些不忍,『我請花間過來給妳瞧瞧?』

『還是別打擾哥哥。』看著紫霞散髮僅披著外衣過來探視她的模樣,這讓她有些過不去,『夜深露重,還請師尊早點歇息。』

『但是......』

『沒事的。』

在她的堅持下,紫霞帶著疑慮返回自己的房間休息。

目送紫霞離去後,原本掛在臉上淡淡的笑容才退去,手按住在夢境裡被刺傷,如今已找不到傷痕的傷處。癒合的傷口因為夢境正隱隱作痛,而讓她揪心的卻是夢境裡昏迷之際迴繞在耳畔的......

『雲裳!!!』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黑心株式會社§

zero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