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份用。

附帶一提,秀是秀爺的秀!

R18(?),未成年、CP雷者請慎入。

 

 

他曾將想過類似的場景,類似的狀況,但沒想到會這麼快就實現。

在自己身下衣衫凌亂,拼了命在抵抗,力氣卻比不上自己,單手扣住對方的手腕,拿起一旁的繩索俐落地綁著。

有時他會想著,這世上有這麼纖細的男人嗎?不,為開葷的都應該稱之為少年才對。

單薄的身軀,白皙且觸感極好的肌膚,一邊解對方的衣服並審視著,平坦的胸脯,粉色的乳尖,隱沒在腰帶下的纖腰,粉色的褻褲下又會什麼樣的景致呢?

傳聞,揚州七秀坊對外只收女弟子,少數的男弟子則是因幼年讓七秀坊收留,容貌不遜色於女性方可留下學藝,江湖上才會有著穿著粉色的衣裳,使著七秀劍舞的男性,有些下流的人私下說著,說不定那些男性都成了閹人......

『鐵牢大哥,不要這樣......』少年掙扎著,哀求著眼前的男子放開他。

『不要怎樣呢?』就連哀求的聲音就像是女人似的,一把扯下對方身上的粉色褻褲,白皙的雙腿與雙腿根部柔軟的性器,『顏色這麼粉嫩,看來.....易經沒帶你上青樓見世面?』

粗厚的大掌握住對方的性器,乎輕忽重地上下滑動,手中的性器逐漸腫脹充血,身下的美人兒口中的拒絕與喘息交錯而出。

『不...不要......』

『既然易經沒教你,那大爺我就只好暫代師職了。』猥褻地揉捏雙丸,手指不忘在玲口處搔弄,這樣的刺激,讓未經人事的少年在男子的手中就這麼洩了,看著手中染上的白濁體液,『這麼濃,該不會連自己弄都不會吧?』

男子的話對少年來說猶如侮辱一般,心有不甘地咬牙怒視著對方,但對男子來說,這樣的威嚇,不過是個幼獸在示威罷了,鞭子與糖果並下,就不相信看不到這小傢伙主動蹭著自己,主動對自己獻媚。

將少年壓在床板上,男子暗紅色的凶器在身下少年的後穴出入,每次進出都碰觸到少年敏感的部位,啜泣聲挾帶著喘息與細微的呻吟。

『真緊,剛開苞的小姑娘也沒你這麼緊......』口裡說著淫穢的話語,雙手不忘揉捏著少年白皙的臀肉,『剛剛不是還喊著不要嗎?下面的咬這麼緊,這麼怕我跑了?』

雪白的長髮隨著少年的動作左右晃了一下,隱約可見染上情慾色彩的粉色肌膚,聽不見少年隱忍的聲音,男子撥開他的長髮,伏下身在肩膀處先是輕柔地舔著,再少年不注意之時狠狠地咬了一口。

『痛.....啊.....』突來的痛楚讓少年忍不住喊出聲,男子見狀一個挺身讓凶器埋入,如願聽到銷魂的呻吟。

『剛剛不是說了,要喊出聲,而且要讓我聽見才行。』粗暴地扯了他的長髮,男子狠狠地威嚇著,『不張口的話,大爺我多的是辦法讓你開口......比方說......大爺我的長槍,或是你師傅易經的長棍......』

看到少年因為自己的威嚇,臉色瞬間刷白,男子試探性地挺入,聽見了微弱的悶哼,將肆虐的凶器抽出,殷紅的柱身上沾染充當潤滑用的白濁體液與些許撕裂的血 絲,將少年翻過身讓他仰躺著,佈滿淚痕的絕色面容惹人憐愛,但更想讓人盡情的蹂躪摧殘,抬起少年的腰際,兇器再度埋入後穴裡衝刺,止不住的呻吟從少年的口 中而出,讓男子隨著呻吟不斷地在後穴裡進出,直到......



睜開雙眼,過了一會鐵牢才認出自己身在何處,床榻上沒有好友易經的小徒兒,空氣中除了庭院的花香,並沒有一絲絲淫縻的氣息,彷彿方才的情景只是場夢境。

對了,易經帶著他的徒兒外出了,自然不會出現在自己的房裡,那.......方才的是......

然而,濕潤黏稠緊的褻褲給了自己最好的答案。

「該死。」
創作者介紹

§黑心株式會社§

zero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