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BLOG,妖刀1是在年初的時候(2月),
現在已經要十月了我才貼2    OTL
超緩慢連載.......(被打)

=食用貼心小提示=
1. 自創人物有。
2. 因為歷史快忘光光了,出現現代用語請見諒。
3. CP什麼的如浮雲~

 

Act. 1 妖刀(1)

跟著夏碎回到皇宮的暉燁,在御書房外悄悄地探頭望著,沒看到說要招見自己的人,倒是看到意料之外的人。

「漾漾,你怎麼自己跑回來了呢?」看到理論上應該隨侍在身旁黑髮少年居然比自己還要早一步出現在此,暉燁訝異地跑過去問著。

「還不是因為找不到殿下。」說到這個他就頭痛,怎麼會有人在轉眼間從街上消失,要不是跟隨暉燁有一段時間,他絕對會認為自己大白天就碰到……

「找不到也得找啊!你這樣算失職喔!」暉燁掩嘴賊笑著,心裡正在盤算等會要怎麼惡作劇。

「殿下!!」這下遭了,看到他在賊笑就表示等會自己要倒大楣了,褚冥漾有種想逃跑的念頭,不過……逃了會更嚴重。

「下次拿條繩子把他綁著,這樣就不愁找不到人了。」

第三者的聲音介入兩人之間,暉燁與褚冥漾同時回頭,身著華服的冰炎站在兩人身後,冷淡不帶任何表情地看著他們。

身為當今太子,對於暉燁總是偷偷溜出去玩這點感到頭疼,指派褚冥漾成為他的侍讀,一方面也是想藉著有人在他身邊看著,但事情似乎沒有想像中那樣的順利,私自出宮的次數並沒有減少,反而有變多的跡象。

「漾漾,你覺得皇兄在生氣嗎?」

「太子殿下應該是在生氣……」雖是這麼說,但他很少看到太子殿下和顏悅色的時候就是了。

面對兩人音量稍大的竊竊私語,冰炎努力克制出手教訓兩人的衝動。

「找不找得到人這問題,之後再討論也不遲,現在該注意的不是殺人犯的事情嗎?」跟隨冰炎多年,身為他的好友官居太子少傅的夏碎,微笑地提醒他們該討論的重點。

三人看著他的笑容,認真地點頭。

他們都知道,當夏碎這麼笑著時,不將他的勸告當一回事的話,下場可是……

「刑部那怎麼說?」能夠讓好脾氣的父王震怒,讓身為繼承人的冰炎認真地看待這次的事件。

「姊姊說犯人似乎沒什麼武功底子,但體能異餘常人,不過犯案的範圍太廣了,過些時間才能縮小範圍。」

褚氏一族中,除了褚冥漾位居侍讀之外,還有位胞姊─褚冥玥官居刑部尚書,同時也是皇上欽點承辦此案的人。

「凡斯也這麼說喔!不過說書那邊似乎有新的段子,感覺上可以朝那調查。」暉燁口中的凡斯,位居六部之首─六部尚書令,同時也是褚氏的親族。

「說書?」

「恩,今天說書先生說了個器物化妖的段子……」原本得意地訴說下午在茶樓聽到的段子,沒想到卻換來三人疑惑的目光,讓暉燁忍不住拍打身邊的漾漾出氣,「太過分了!你們這是什麼表情啊!」

「六部那有說還要多久才能查出兇手?」

「我想……他們兩大概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回答你。」看著打鬧中的兩人,夏碎苦笑地說著。

「你們兩個…」冰炎決定不再忍耐,甩手拿出武器,好好教導這兩個傢伙何謂『宮廷禮儀』。

原本的討論時間,再度轉變成冰炎再度追殺兩人的場面,看著這場景,夏碎無奈地笑著,決定先將得到的資料彙整起來,稍晚再來討論。

 

======

 

因為殺人犯出沒的關係,最近的京城夜晚執行宵禁,除了打更與巡夜的官差之外,不許任何人在街上逗留,青樓與賭坊生意被影響了不少,也只能默默地配合,這也只是表面上的說法,不少路見不平的江湖俠士默默地守在暗處,想一舉擒下兇手扭送官府領取賞金。

凌霄閣朱色的大門早已闔上,但內廳仍舊燈火通明。

返家後的琳恩默默地在內廳,桌上擺著京城的地圖,執著小楷站在桌邊,循著下午在茶坊聽到的訊息一一標上記號。

「小姐,時間不早了,您該歇息了。」將盛放熱茶的拖盤放置床旁的小桌上,將墨色長髮盤成髮髻,穿著白色窄袖胡服的女性輕聲提醒。

「菲路,你覺得最近夜裡的案子會是什麼人犯下的呢?」將手中的小楷放置在筆座上,琳恩檢視著地圖,思索是否有遺漏之處,並出聲詢問。

「我與曼斯均認為,不像是普通人士所為。」見到琳恩已放下筆,被稱為菲路的女性再度將熱茶端到她身旁,「請用茶。」

「曼斯呢?」

「正在核對最後一份清單。」說到這,菲路忍不住抱怨,「前任掌店的將太多東西私販出去,帳本亂的不像話,要不是尊重這的習俗,早把墓挖開脫出來鞭屍洩憤。」原本用字正腔圓的官話,罵到一半轉為從小就用的胡語,可見這件事讓兩人有多麼的氣憤,氣歸氣,工作仍然得進行。

「我想到現場看看。」將飲用完畢的茶杯放回托盤,琳恩笑著對她說著。

「您說笑的吧?」到現場去?有沒有弄錯啊?

「不行嗎?」

「不是行不行的問題,太危險了。」菲路努力地勸說,試圖打消她的念頭,「要是您有任何閃失,我跟曼斯該怎麼像族長交代呢?」

「只是看看而已,再說,有你們在又怎麼可能會發生意外呢?」

各有堅持的兩人互看了一會,最後菲路嘆了口氣,「我懂了,等會我就去通知曼斯,請小姐多帶件衣物,以免著涼。」一邊說著,邊欠身離開後廳。

約莫半個時辰後,琳恩披著滾著毛邊的外袍到前廳,穿著斗篷已經準備好的男女站在門旁等候著。

「請小姐外出時務必緊跟著,切勿私自離開。」深色的斗蓬下,穿著深色胡服,長相與菲路幾乎相同的白髮男性,這麼對琳恩說著。

「別擔心!」琳恩揚了揚掛在手上的手環,上頭的銅鈴傳出清脆的聲響,「我已將鈴鐺放好了,就算走散了,我還是可以自己走回來。」

冷靜,她是主子,不可以動粗……孿生侍者克制想教訓主子的衝動,上前替琳恩整理外袍,隨後拿起各自的武器,三人一同踏出門扉。

 

===

 

對夜遊這件事有興趣的不只是凌霄閣的女店長,下午才被兄長勒令不准隨意出門的暉燁,也帶著褚冥漾在街上晃著。

「殿下,太子殿下的命令……」

「放心啦!絕對不會被抓到的!」

殺人犯的出沒範圍很廣,無從推測下一個犯案地點為何,只能憑著運氣或是固定在某處埋伏等候,暉燁牽著褚冥漾的手,兩人在無人的巷弄間大搖大擺地走著,偶爾聽到巡街官差的腳步聲才慌張地躲在一旁,等人過去之後再度逛著。

走著走著,來到某間民宅前,憑藉著手上提燈的光線,隱約可見門上貼著官府的封條。

「這裡是?」

「聽說是前陣子的事了,附近的民家聽到裡頭有爭吵聲,隔天被發現有人死在裡頭。」褚冥漾看著宅門想起這件尚未偵破的案子,「令人疑惑的是,死掉的並非屋主,似乎是當夜前來拜訪屋主的友人。」

「不過京城就這麼大,怎麼會抓不到逃掉的屋主?」這辦案的速度也太糟糕了吧!

「說來奇妙,不管怎麼找都找不到犯人躲在哪。」

「怎麼可能?」暉燁有些質疑,怎麼可能會有大內密探找不到的人呢?

「你指的是在大內密探出面的情況下吧?要密探出動必須要由皇上下旨,類似這樣的案件,他們連動都不想動。」

「那還是留給京兆尹煩惱好了,繼續逛吧!」決定不理會這件案子的暉燁,再度拉著褚冥漾繼續逛街。

既然父王對這件事發怒了,還是先設法找到殺人犯,外加不要被官差遇到好了。

穿越了兩條街,隱約聽到金屬碰撞的聲音,兩人互看了一眼,立即跑向聲音的來源處,來到現場,有兩名男女正在夾攻一名持刀的男性。

男女擁有絕佳的默契,攻防轉換無須言語溝通,反觀被夾攻的男性,出刀的方式亂無章法,幾乎是以蠻力在與兩人對戰,光是揮刀產生的劍壓,就足以破壞附近的建築物,讓人無法隨意靠近。

褚冥漾見狀,從袖中拿出了小玉石,「米納斯。」水色的光芒壟罩他的手,光芒散去之後出現了一把約掌心大小的火槍,進入的警戒狀態。

米納斯是褚冥漾專用的精靈武器,平時精靈武器使以玉石的模樣存在主人身邊,當主人需要武器時,呼喚其名便會化為攻擊的劍或是防禦的盾。但能使用精靈武器的人並不多,目前以皇室成員、護衛等人使用居多。

暉燁並沒有喚出武器,或許是因為他的武器屬於近戰類型,戰況不明的情況下,還是先在旁邊冷靜觀戰比較妥當。

「到近一點的地方看看。」

「但是……」

「怕什麼!」斜眼看了對方一眼,暉燁小心翼翼地朝戰區附近移動。

「暉燁!」褚冥漾發現他們家的皇子朝著戰區移動,身為護衛連忙跟了上去。

來到近一點的地方,兩人發現其實暗巷裡還躲著一名女子在觀戰,靠著微弱的燈光,他發現那名女子的面容似曾相識。

那名女子正是下午在街上認識的琳恩,她似乎沒有發現友其他人在現場,目光注視著戰況,但她的表情帶有些許的疑惑,讓暉燁感到好奇,她發現了什麼感到疑惑呢?

三人纏鬥了好一陣子,兵器碰撞的聲音引來在附近巡守的官兵,聽到急忙奔來的聲音,兩名男女毫不戀戰,急忙回頭帶著琳恩離開現場,被留下的男子看了四週,用著拖行的步伐緩慢離開現場。

當腳步聲越來越接近,暉燁這才拉著褚冥漾的手,避開官兵離開現場。等到官兵來到現場,卻找不到任何人,原以為是幻聽產生的誤判,但現場被破壞的城牆明白地告訴他們,這裡先前的確有場戰鬥。

 

======

 

隔日的午後,為了要確認某些事情,完全無視皇宮禁令的暉燁再度溜出宮,手裡拿著昨日得到的耳飾前往凌霄閣。

雖然這件事跟他無直接的關係,大可直接將昨夜看到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向冰炎等人報告,但他想知道未什麼琳恩當時出現在那的原因。

站在凌霄閣門外朝內望去,穿著白色窄袖胡裝的黑髮女性在櫃檯處,拿著毛筆像是在紙上寫著,另一位白髮的男性則是微笑地接待客人,不時翻著手上的書冊像是在查閱資料。

裡頭似乎已點忙,還是下次再來呢?

「這位小哥。」朱色柱子的旁邊站著一位穿著同色系衣衫的女子,黑色的長髮簡單地盤成髮髻,手上持著雕花煙管,「怎麼站在這看呢?不進去嗎?」

「我不是來買東西的,我是來找人的。」

「找人?」這可希罕了,會來這的人都是來這都是來找東西,雖然其中有一半的人會被轟出去,然而……找人這說法,可是第一次聽到。

「嗯,我要找琳恩姐姐。」說著,他並從腰際的暗袋裡拿出當日收到的耳飾,「她說拿這個給你們看,說是要還她耳飾就可以了。」

「這樣啊……不過在這是見不到她的喔!」女子抽了口菸,淡淡地說著。

「怎麼會?」不是說看了耳飾就可以見到人了嗎?

「因為那兩個捨不得他們家的小姐的美貌讓外人見到啊!」煙管指了指裡頭忙碌的男女,雖然止是表面的理由,但也足以打發覺大部分的人。

這理由讓暉燁覺得有點囧,不過……似乎有點可以理解,根據當天接觸的感覺,柔弱、對事情都沒有防備,的確會讓人不自覺想保護她。

他這個只接觸不到一天的人都這麼想了,更別說正在前廳主持交易的兩位了。

「沒關係,姐姐我帶你進去!」女子拉著暉燁的手,離開大門沿著圍牆朝別處走去。

「姐姐是凌霄的人?妳要帶我去哪啊?」被拉著走的暉燁不解地問著,離門口越來越遠了啦!

「裡頭都是人,你現在進去說要找小姐一定會被趕走的。」女子好心地解釋著,帶著他轉了個彎走進不起眼的巷弄之中,「放心,姐姐不會把你帶去賣,更不會輕薄你,不過等會進門之後千萬別放開我的手,萬一被其他人帶去別的地方,姐姐我可是愛莫能助了。」

「我懂……」就跟他要出來玩絕對不能走大門是同樣的道理,絕對會被活逮的啊!

走了一小段路,來到了不起眼的偏門,女子輕輕一推便將木製的們給推開,「走吧!」

 

《無責任待續》

創作者介紹

§黑心株式會社§

zero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