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重申,我超不會想標題的(掩面)。

這篇,是昨天下午進行慣例的主婦時間時想到的,
然後,我就這樣發了便當出去了。

便當有。原文超短。自創角有(CP:戴洛琳恩)。

琳恩:紫袍,女性,因為年齡是女人最大的秘密,所以不要問也不要提。
   原本設定是大學生,後來不知不覺改成講師,數年後(?)與戴洛結婚,
   育有一子。

達斯汀:戴洛與琳恩的小孩,因為我很偷懶,所以外貌目前暫定為是正太版的戴洛哥哥。

↑其實沒實際的出場,但有提到就順便介紹了(喂)。

  他的身分是黑袍,妳的身分是紫袍,身上的袍級表了你們承接任務的危險度,因此,你們這麼跟對方約定著。

  聽聞對方出任務的訊息,會在心中祈禱,對方能夠平安歸來。

******

  聽到這個消息,妳整個人愣住。

  這天,他的胞弟與陌生的紅袍一同造訪,在妳倒茶之時,紅袍突然開口告訴妳這個消息。

  他這次的任務是與紫袍搭檔,去某個山谷調查進行調查,途中出現鬼族,一邊拖延一邊請求支援,當他們與援兵一同遣返鬼族之後,眾人這才發現他身上的傷勢極重,緊急送往醫療班依舊晚了一步。

  「礙於規定,我等以確實摧毀黑袍的屍體,無法讓夫人見到最後一面,尚請見諒。」帶著純白面具的紅袍這麼對妳說,從口袋裡取出一個小袋子放在桌上,「這是黑袍臨終前請我轉交夫人的物品,我還有任務,先離席了。」

  白光閃過,紅袍消失在席間。

  妳只是將桌上的袋子拿在手上,保持沉默,沒有任何的情緒反應,他的胞弟人非常的擔心妳,雖然知道妳不會扔下獨生子置之不理,但他仍想盡自己的力量幫助妳。

  「需要我幫你照顧達斯汀一陣子嗎?」

  「沒關係,我可以的,我不會有事的。」

  因為,你們有過約定,不能哭泣,所以妳不會哭泣的……至少妳是這麼認為。

  「我沒問題的!這件事,我早就有心理準備了。」

  他的胞弟伸手碰觸妳的臉頰,溫柔地從妳的臉上逝去不知何時滑落的眼淚。

  「但是……妳哭了。」

  妳看了他的舉動,無法在保持冷靜,淚水像是潰堤般不斷地從眼眶滑落,妳的手緊抓著他的衣袖,咬著下唇不許自己哭出聲音。

  他的胞弟抱著妳,喃喃唸著狩人一族的祝禱詞,願亡者回歸忒格泰安身旁。

******

  你們之間曾經有過這樣的約定。

  『無論誰先死去,都別為對方哭泣,好嗎?』

  『不為對方哭泣?這太難了吧?』

  『至少,不要一直讓自己沉浸在悲傷的情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ronis 的頭像
zeronis

§黑心株式會社§

zero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