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學長,夏碎&冰炎中心。

 

    他,褚冥漾,是你搭檔的代導學弟,同時也是你異母兄弟的同班同學。


  雖然你的搭檔沒有向你說明,但你知道他接下一個長期任務,和那名學弟有關,也因為任務的關係,你的搭檔常常出現自言自語的現象,雖然你的搭檔本來就沒 什麼耐性,在代導學弟面前似乎理智線全斷光,三不五時就看到往長只有在任務時才會出現的暴力舉動,只是施暴的對象由敵人改成了代導學弟而已。


  你知道他的代導學弟已無袍級身分住進了黑館,直到有次你在他的房裡過夜,隔天早上你替他去應門,發現住在隔壁房的代導學弟害怕房間裡的打掃人偶,天天都向他借浴室盥洗。


  「天天?」語調之中有藏不住的訝異,以及隱藏在心裡深處的某種情愫。


  「沒錯,煩都煩死了。」你的搭檔不耐煩地從冰箱拿出蜜豆奶,不忘盡地主之誼拿瓶給你。


  「雖然這麼說,但你還是幫他處理不少事吧?」接過他丟過來的蜜豆奶,你並沒有拆開吸管套,只是靜靜地拿著。


  「他太會惹麻煩了。」喝著蜜豆奶,你的搭檔似乎情緒有些緩和,但嘴裡仍不斷地數落學弟的缺點,「三不五時就在哪邊腦殘,真搞不懂他……」


  「褚沒這麼糟吧?只是還不習慣這的生活不是嗎?」老實說,看到他會讓你忍不住想起剛入學的自己,只是你隱藏自己的驚慌失措罷了,「對褚好一點,別老是欺負他。」


  「……我盡量。」雖然對你的搭檔來說,這或許是不可能的任務就是了。  


-----  


  他,雪野千冬歲,是你搭檔的異母兄弟,同時也是你代導學弟的同班同學。


  那年,你與你的搭檔是中學部三年級的學生,他則是剛入學的C班新生,並且是師長口中有名的學生……喜歡挑戰師長耐性的那種。
  偶然間,你發現你的搭檔會去注意那名學弟的事情,當他們班要上校外實習課,你的搭檔會默默地祈願,甚至是派出使令跟著注意週遭事項,這樣的行為舉止,讓你不起疑也難,雖然你有想向他詢問的念頭,卻在下一秒打散。 或許還不是時候。你是這麼想的。
  印象中是在某次任務過後的吧?因為任務的關係,你和你的搭檔帶傷返校,在保健室門外,意外碰到那名學弟。


  「夏碎哥!」


  「千冬歲?」


  看了那兩人一眼,你留下『我先進去』這句話後將空間留給他們。


  你知道,有些事情是不便讓外人介入,知道你的搭檔與那位學弟之間的關係,已是之後的事情。


  或許是這個原因,你偶爾會注意那位學弟的行蹤……應該說是那名穿著紅袍的學弟會在你們出任務的時候,跟在你們身後並試圖隱藏自己的身影。


  「你不處理一下嗎?」悄悄地指著消除自身氣息並躲在暗處的千冬歲,你問著你的搭檔。


  「老實說,我不曉得該怎麼向他開口。」雖然外人並不知情,但你的搭檔其實對於親情感到棘手,「你覺得困擾?」


  是不會覺得困擾,不過……「感覺好像被監視著。」


  「監視?」


  「恩。」當夏碎遇到危險時,幾乎是可以感受到背後傳來如刺的目光。


  「……我下次會勸勸他的。」看著有些苦惱的搭檔,你想著是否要勸告異母胞弟,或者是默許他默默地跟著自己好看到搭擋不為人知的一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ronis 的頭像
zeronis

§黑心株式會社§

zero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