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新掉下去的坑。

雙學長大好!!!(燃燒)

這是跟村長(誰)MSN聊出來的梗,
裡頭有自創人物,有機會在把自創人物的設定PO上來>D<。

※特傳-夏冰,內有自創角色(琳恩)※

 

 

 

早知道在夏碎打電話邀他至紫館玩遊戲時拒絕他就好。

 

抽鬼牌

 

電話裡頭,無論冰炎怎麼詢問,夏碎依舊神秘地說著,『你來就知道了,這遊戲很好玩的。』

耐心耗盡之下,他依約來到了夏碎的房間,待夏碎開門,這才發現他不只邀了自己,還邀了另一個人。

「午安。」同樣住在紫荊館的琳恩,坐在和室矮桌旁用著慣有的輕柔嗓音向他打招呼,「小冰炎果然不太擅長拒絕夏碎。」

「妳在說誰啊?不要學那個老妖怪說話。」

「可是我以前這麼說,小冰炎你也沒拒絕啊?」捧著溫熱的茶杯,琳恩無辜地說著,一但習慣的事情,要改可是很困難的。

「把‧那‧個‧小‧字‧拿‧掉。」刻意加重的語氣,表達他對這個稱呼的不滿。

「好了好了,敘舊的部分留在下次吧!不然遊戲還沒玩到,琳恩就得先離開了。」拿著撲克牌的夏碎坐在冰炎的另一側,拆開全新的牌組開始洗牌。

經夏碎這麼一提,冰炎才發現對坐的琳恩身上穿著紫袍,與平常的飄逸的妝扮完全不同。

「戴洛還在忙,等他打電話過來我就得出門了。」放下手中的茶杯,察覺冰炎的疑惑,她便主動解釋,「我過來找夏碎串門子,剛好他提到一種原世界的遊戲,就提議找你一起過來玩了。」

「原世界的遊戲?」

「這叫抽鬼牌。」將手中的牌組略分為三堆之後,夏碎對兩人解說玩法,「其實遊戲很簡單,這裡頭有張鬼牌,拿到牌堆之後先把相同點數的兩張牌捨棄,這樣手中就會剩下單張的紙牌,然後輪流抽其他人的牌,有相同的就捨棄,手中最先沒有牌的人獲勝,而拿到鬼牌的則失敗。」

聽完說法,初次接觸這遊戲的兩人有著兩極化的反應。

這種感覺像是在遴選有特殊能力的方式也能當遊戲玩?冰炎並沒有將這段話說出,但看得出來他內心有著這樣的疑惑。

「好奇妙的遊戲。」拿起鄰近自己的牌堆,琳恩開始研究裡頭的牌,照著先前夏碎的解說,將相同點數的牌取出放置在一旁。「輸的有懲罰嗎?」

「輸的要取下身上一樣物品?」夏碎隨意拿起其中一疊開口提議。

「好啊!不過這樣夏碎跟小冰炎就很吃虧了!」

「妳以為妳會贏嗎?」拿起桌上最後一疊牌,冰炎冷笑著。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

於是,戰局開始。

 

第一回合

「哎啊!」看著冰炎與夏碎同時將手中的牌捨棄,琳恩有些苦惱地將手中唯一的牌放在桌上,「沒想到居然沒被抽走。」

「其實玩這遊戲不用想太多。」

「妳就是想太多才會輸的。」

「也許吧?不過接下來我不會輸的。」琳恩微微地笑著,取下盤住長髮的髮簪放在桌上。

 

第二回合

這時候,夏碎的手中已經沒有牌組,琳恩這邊則剩下一張,白皙纖細的手指在冰炎手上的兩張牌猶豫著,左邊?右邊?該抽哪張?

「快抽。」簡短的兩個字完全表現出冰炎現在的心情。

「小冰炎,你要多補充鈣質喔!」輕易地抽起右邊的那張牌,翻開一看是和手上的那張牌點數相同,「不然哪天把夏碎氣跑,你就得重新找搭檔了。」

「不用妳雞婆。」將手上的鬼牌丟在桌上,冰炎學她解下綁住長髮的橡皮筋放在桌上。

「冰炎不會做這種事的,我倒希望他不要覺得我學得太慢,因此提議拆夥就好。」整理牌堆的夏碎這麼說著,並對著冰炎微笑。

「……誰會做這種事?」冰炎偏過頭小聲地說著,不過這音量正巧在場的兩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真不愧是年輕人,感情真好。」看到眼前兩人的互動,讓琳恩想起了另一對同樣是黑袍與紫袍的搭檔,不過那對搭檔因為雙方個性……應該是單方面個性的問題,讓這兩人一直處於某種曖昧的程度……

還是老話一句,年輕真好。

 

N回合

左邊那個手中已經沒有任何的牌,只是微笑地看著接下來的戰局。

右邊的那個,據說是自己的搭檔,每次抽牌都一定會有相同點數的牌被捨棄,怎麼挑就是不肯挑走從拿到牌組的瞬間就躺在裡頭的鬼牌。

最後。

「抱歉了。」優雅地放下手中最後的兩張牌,夏碎語帶歉意地說著。

就如同琳恩在第一局結束後的宣言,她從第二局之後就未曾輸過,夏碎也一直保持著勝利的戰績,反倒是冰炎,從綁頭髮的橡皮筋到身上的護符、幻武兵器等全都因為輸了而取下,現在又輸掉的他,在猶豫還有什麼可以拿。

「要脫衣服的話,不用介意我的存在。」琳恩喝了口茶,說出了差點引爆其他二人情緒的爆炸性宣言,「反正我不是沒看過。」

「妳看過?」夏碎臉上的微笑有些僵住,雖然語氣和平常沒什麼差別,但冰炎敢以自己的黑袍為賭注,他的搭檔在聽了那句話之後有些發怒。

「嗯,在小冰炎還是小不點的時候,當時我在無殿休養的時候吧?我記得有幾次三主請我幫忙照顧小冰炎,在幫他換衣服的時候看到的。」想起過去的事情,琳恩還不忘從手中的戒指喚出幾顆影像球,「我還有……」

就在她話說到一半,擺在桌上顯眼處的手機響起了音樂,琳恩一個彈指手機就從桌上移動到她的手中,「我是琳恩……好的,我馬上過去。」

說完之後,她將手機收回至從戒指作為聯繫的次空間,「抱歉,我得去跟戴洛會合了,髮簪跟這個影像球就給送你們吧!」

話才剛說完沒多久,只見琳恩再度彈指,下一秒她的身影就從兩人面前消失。

目送她離去之後,冰炎的視線轉向桌上那個影像球,決定摸走然後毀掉。

就在他決定實踐這個想法的時候,夏碎拿起了琳恩的髮簪,看向冰炎,視線在兩邊移動著。

「你想做什麼?」

「我在想要讓你脫衣服?還是要把賭注改成答應贏家一個條件?」

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的情況下,還是別輕易開口比較妥當。

「琳恩的髮簪應該跟你的長髮搭得起來?」在夏碎手上的髮簪,上頭有著精美的雕花與墜飾,並附有她引以為傲的防禦陣法,可作為護符使用。「下次帶著這出任務?」

「我選前者。」冰炎毫不猶豫地做出了選擇,在他解開襯衫的釦子時,腦中突然有個想法閃過,「夏碎,這都是你計畫好的?」

「你說呢?」他的手搭上了冰炎正在解扣子的手,吻上了他的唇作為回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ronis 的頭像
zeronis

§黑心株式會社§

zero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