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Incubus 惡翅魅魔
作者:優彌
繪者:勇基 (不過是沒有美感的我加封面字)
A5判 / 70P
性質:半自創角色(漫畫,家教初代) in 瑪奇(OLG)
微BL,全員搞笑中心
 收錄:Act.1傳說中的杜加德城堡地下城 (試閱)
Act.2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
Act.3愛爾琳最新的觀光景點!
Act.4愛爾琳生活體驗─忙碌的兼職
共計四個短篇,共二萬字上下(取整數)。

通販請往這走:點我
試閱請按繼續閱讀。


PS:雖然有列預定表,但不確定到底會去哪幾場(汗),方便的話,請愛用通販。

Act.1 傳說中的杜加德城堡地下城
 
在杜加德社區之中有座負責管理社區的城堡,每經過一段時間,就會開放招標,讓各大公會進行招標進駐,並成為城堡的主人。
卻有人說城堡實際的主人另有其人。
廣大的城堡,有座可讓人們進行探險的地下城,居住在最深處不輕易在人前露面,想見他,也只有向城堡的管理人員購買特殊的證卷放置在祭壇上,轉移到地下城的領域,與盤據在地下城的魔族進行多次的戰鬥,取得特殊的鑰匙之後,才能見到城堡真正的主人,弗魔族的惡翅魅魔。
但是這位惡翅魅魔,似乎和其他的魅魔族不同,不像居住在山米爾城堡裡頭的那位,有著高大挺拔著身高,俊美的外型以及低沉誘人的嗓音,這跟本篇的主角恰好相反,杜加德城堡的惡翅魅魔有著嬌小的身材,渾圓的臉蛋與稚嫩的嗓音,若不是他的頭上有著象徵弗魔族的角,不管是誰看到都會認為他是普通的小孩。
而這只是人們耳語傳聞,因為誰都沒有親眼看過那位居住在杜加德城堡深處的惡翅魅魔。
偌大的房間裡,擺著數張桌椅,杜加德城堡的主人正在這舉行下午茶會。
「我要糖!」年幼的惡翅魅魔伸長了手打算拿取別桌的糖罐。
「你還要加糖?」坐在一旁的洛斯提恩聽到他的要求整個嚇到,他已經把這桌原本剩下不多的糖罐全部加完了,照理說那杯茶應該會讓人甜到膩,怎麼會有人說還要在加糖?
「不夠甜。」接過另一桌桑恩地來的糖罐之後,他很開心地繼續將糖往自己的杯子裡倒,因為他嫌用小湯匙用太慢了。
「尼洛,糖不可以吃太多喔!這樣就行了。」九夜趕緊制止他將整罐糖倒完,畢竟要補給還得跑一段路,而且商店老闆早就納悶為什麼他們這邊消耗糖的速度這麼快。
「嗯!」被喚為尼洛的小惡翅魅魔甜甜地笑,滿足地用小湯匙攪拌眼前這杯……紅茶糖漿,小口小口地喝著。
光是那個甜甜的笑容,就讓同是弗魔族的在場其他人整個醉心,這群人是尼洛遠在異世界的家人,雖說是家人,卻是毫無血緣關係的,但這不成問題,畢竟這麼可愛的孩子每個人見到都會浮現想要保護他的念頭,不知不覺就變成了個團體時時跟在他身邊,當年幼的尼洛接到了駐紮愛爾琳杜加德城堡的命令時,他們也就跟著過來了,並自願看守王房前一個房間,以免其他人們欺負他們可愛的惡翅魅魔。
同時,這也造就了『從來都沒有人看過杜加德城堡裡的惡翅魅魔』,原因為這群弗魔族打著『絕對不可以讓任何人看到他們心愛的小惡翅魅魔』的主意,為了目睹這位惡翅魅魔的真面目,至今仍吸引不少人前來冒險(堆屍)。
*   *   *   *   *
這天,又有個冒險團體前來挑戰。
這邊的怪對他們來說可說是小Case(除了會自爆了魂系列之外),畢竟更艱難的他們都遇到過,也合力渡過難關,在杜巴頓聽到了這個傳聞之後,向來是這團體帶頭的西爾菲爾(人類)當下決定了下個要挑戰的目標,這下在公會頻道(公會名:加百羅涅)上討論了起來,討論日期(選個黃道吉日出發)、討論打法、討論該帶多少補給品、甚至是爭吵到底有誰要跟他們親愛的會長一同去冒險。
最後西爾菲爾以抽籤的方式選出這次跟他一同去杜加德城堡冒險的人選,在補給與修完裝備武器之後,一行人浩浩蕩蕩朝著杜加德城堡出發,向城堡管理員購買了特殊證卷,確認所有人都在祭壇上之後,西爾菲爾將證卷放置在祭壇上,所有人都轉移到特殊的空間。
一行人歡樂的下地城開打,欺負弱小的怪,被會自爆的怪欺負,躺在冰冷的地板觀賞地城的天花板,呼喚娜歐小姐或是亮出一片羽毛海等待在門外守候的隊員使用隊伍與毛幫大家復活,仗著補給品足夠大家都是血牛(旁邊種族為精靈舉的會員牌抗議說他們是弱小的精靈不是血牛)的情況下,到了位於三樓的某個房間才注意到人人幾乎都使黑血的狀態(除了幫忙復活的小護士例外)。
「打完這間房間在包紮?還是要先包呢?」在開啟寶箱之前,西爾菲爾問了同行的隊友們。
「先包好了,至少等會把血補滿被炸還可以撐一下。」同行的隊友人人都贊同這個主意。
既然決定包紮了,有的開始點燃營火、有的則拿出繃帶幫對有進行包紮就在這時,細微的歌聲傳入他們的耳中。
歌聲非常的輕,不仔細聽會將風聲與歌聲混在一起,一開始人們以為是不知名的魔族(畢竟他們知道會唱歌的魔族就是住在萊比高級地下城裡的魅魔,但這是杜加德城堡,不是魅魔會出現的地點)正朝他們的方向緩緩的走來,一行人暫時放下手邊的包紮與治癒的工作,拿起武器警戒地看著歌聲傳來的方向。
隨著歌聲越來越近,他們可以清楚的聽到是個小孩用著稚嫩的嗓音在唱歌,雖然他們不懂這歌詞的所表達的意思,卻聽得出來這個孩子的心情非常好,讓他們解除警備,整個身心在歌聲的環繞下輕鬆了不少。
不過……這裡是位於城堡的地下城,怎麼可能會有小孩子出沒?而且是從他們的目的地──王房的方向走來,難道有人早他們一步看到了傳說中惡翅魅魔的真面目跑來向他們炫耀?!
歌聲的主人在門口現身,如同他們猜測的確是個孩子,有著黑色的短髮,蜜金色的雙眸,圓潤的臉蛋,穿著藍白色系華服的嬌小的身軀,的確和一般的孩子沒什麼兩樣,除了頭上多了一對象徵魔族身分的角之外真的和一般的孩子沒什麼兩樣,可惡!為什麼這麼可愛的孩子會是弗魔族?為什麼他會是惡翅魅魔?
這行人的心裡上演『孟克的吶喊』,而身體正表現出『失意體前屈(俗稱的orz)』的動作,見到稀罕的訪客,年幼的惡翅魅魔先是愣了一下,發現他們人人幾乎都沒剩多少血的情況下,他隨即知道發生什麼事。
他上次不小心在城堡裡跌倒撞到頭就很痛了,更何況血剩下這麼少,一定痛的不得了。於是他開始在自己的背包(別問我藏在哪)裡翻找著,少數率先回過神人發現他似乎在找武器準備將他們一舉滅團,也猜測該使用什麼方式防禦?或是先下手為強。
惡翅魅魔從背包拿出了一隻魔杖,而且是……治癒魔杖?!難道這小惡魔想用魔法解決他們嗎?隊伍裡的魔法師迅速地喝下魔力藥水(還不小心喝到藥水中毒),低聲吟唱攻擊性質的魔法。
「痛痛飛!痛痛飛!」
小魅魔一邊對傷者們施展治癒魔法,一邊喊著奇妙的咒語,這下讓人們搞不清楚這位小魅魔的意圖,就連準備施展攻擊魔法的魔法師取消施法。
『這是傳說中的惡翅魅魔嗎?好可愛喔!』
『喂!你怎麼取消施法了,萬一他打過來怎麼辦?』
『反正血是滿的,擋個一兩下不會死的。』
『對嘛對嘛,而且這麼可愛的小傢伙,你不覺得打他很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嗎?』
『西爾菲爾,你也唸唸這沒人性的傢伙啊!』
『妳說誰沒人性啊?暴力女!啊!反對暴力啊!』
無視隊友在隊伍頻道上聊了起來,西爾菲爾獨自走上前看著幫自己補血的小魅魔,記得弗魔族是不會使用治癒術的,就算會用也不會對魔族以外的族群使用,
不像人類偶爾看到了咩咩羊或是牧羊犬被狼欺負了還會幫忙擊退狼群並補血(某彌:我常幹這種事),這位小弗魔族到是讓他開了眼界。
「嬌小的弗魔族,你就是這座城堡的主人,那位傳說中的惡翅魅魔嗎?」西爾菲爾直接蹲了下來與他平視。
「是啊!我叫做尼洛,今年八歲。」名為尼洛的小魅魔像是在安撫似的伸手摸著西爾菲爾的頭,「這樣摸一摸痛痛就會飛走了喔!」
被魔族這麼摸著的當事人只是笑著沒表示任何意見,倒是隊友們看到了同時開口吐槽。
「騙肖A。」
尼洛聽到了這句話,訝異地抬頭看著那群吐槽自己的大人,過沒多久眼眶就泛著淚水,無辜地說著,「可是……可是……吉歐特他們都這做,人家真的就不會痛了啊!」
「這招很有用喔!我真的不會痛了。」西爾菲爾非常順手的就摟住快哭出來的尼洛,輕拍他的背安慰他,「這個方式一定要對聰明的人用才會有效,他們太笨了才感覺不到效果。」
『好樣的!』
『快在公會頻道宣傳,西爾菲爾見色忘友啊!』
『而且他拐的還是小孩子。』
『可以直接在這制裁他嗎?我可以直接開聖騎和闇騎PVP的做掉他嗎?』
『難怪公會裡的女孩子對你告白你都拒絕,原來你喜歡年紀小的男生啊!』
『要直接進行會長改選了嗎?這樣的話可能到艾菲競技場會比較快喔!』
看著隊伍頻道與工會頻道針對這件事情快速洗頻的模樣,西爾菲爾決定暫時不予理會,反正他們都只是鬧著玩的,就隨他們去吧!畢竟他的注意力都在這名小男孩身上,沒想到未成年的惡翅魅魔長的這麼可愛,不曉得能不能帶回家當寵物呢?如果可以當寵物的話,要給他吃什麼呢?
『現在西爾菲爾正在對小正太毛手毛腳,特派記者在城堡地下城為您SNG時況轉撥。』
『會長誘拐小孩啊!』
『推倒小孩是犯罪的。』
『可惜愛爾琳沒這條法律。』
『可以去艾明馬夏跟艾德翰講這件事嗎?請他把西爾菲爾抓去關。』
『以後去班克爾要叮嚀康格,小心西爾菲爾的魔爪。』
『不要以為我不回答你們就可以這麼放肆。』
西爾菲爾一邊在公會頻道抗議,琥珀色的雙眸直盯著尼洛,手指勾起了尼洛的下巴用著讓女性著迷的嗓音發問,「我可以親你嗎?」
「可以啊!」在回答的同時,尼洛先主動在西爾菲爾的臉頰親了一下。
『嗚!被閃了!可魯,你在哪裡?』
『我也想看正太惡翅魅魔!』
心情正好的西爾菲爾,準備親吻尼洛之時,耳邊傳來了犬科動物低吼的聲音,這群人現在才發現門口站了一個人,旁邊跟了幾隻……地獄犬?!
靠!這裡明明是城堡地下城,有的應該是護衛犬而不是地獄犬,是哪個沒常識的傢伙把怪亂放的!保安!有怪亂跑啊!
*   *   *   *   *
「狗狗!」看到地獄犬,尼洛從西爾菲爾的懷中掙脫而出,開心地跑過去蹭著地獄犬。
「尼洛,桑恩和你的寵物們都在找你喔!」跟著地獄犬一同出現的男子柔聲地說著,身上穿的服飾除了部分顏色之外均和小惡翅魅魔的相同,甚至是頭上也有一樣的角,難道……這位才是傳說中的惡翅魅魔,而這小男孩是他的孩子?!這真是愛爾琳的大八卦,究竟是哪名女性能夠得到惡翅魅魔的親睞?好想知道喔!
「啊!那我先回去找桑恩葛格了,大葛格要來首領的房間找我玩喔!」經過對方這麼一提,尼洛想起先前約好的事情,在地獄犬的護送下急急忙忙朝王房跑去,臨走時還不忘要約罕見的訪客記得過來找他。
一行人像是魂被勾走似的點頭應答揮手道再見,直到看不到小惡翅魅魔的身影之後,這才準備朝著下一個房間挑戰。
「你們想去王房嗎?」站在出口的男子從口袋裡拿出一把紅色的鑰匙,也就是王房的鑰匙,「打倒我的話我就把這把鑰匙給你們。」
「那有什麼問題!」
『兄弟們!等會一起變身準備搶鑰匙!』
『西爾菲爾,是不是該有個人在外頭待命啊?』
『不用啦!對方只有一個人,我們可是滿團下來的,還怕他啊!』
原本想請其中一名隊友到外頭待命(燒毛),但隊員搶先一拍做了決定,仔細想想,多對一的狀態下的確是不怎麼需要有人待命,不如大家齊力打敗眼前的敵人。
像是事前約好似的,大家集體變身,就算面臨了聖騎士與闇騎士所組成的隊伍,男子在冷笑之餘也進入了狂暴化。
「我是九夜,駐紮在杜加德城堡地下城的惡翅魅魔之一。」自稱九夜的黑髮惡翅魅魔揚手,巨大的冰柱憑空出現並瞄準好欲攻擊的目標,「根據這座城的規定,看到首領真面目的人都得死,你們就乖乖的下地獄吧!」
「避開!」
看到冰柱發射而出,西爾菲爾開口提醒在場的人們,大家閃躲迎面而來的冰柱,在長期的訓練之下,僅是和冰柱擦身而過沒有直接受到傷害,閃躲之後接下來就是進行攻擊,不少人拿出寄宿精靈的武器朝著九夜跑來。
僅是在幾秒之間,就讓西爾菲爾察覺有些地方似乎不太對勁,他覺得自己與隊友的步伐有些緩慢,而且感覺到有些涼意,打算邁步向前之時卻發現已經無法移動了。
原來他們並沒有完全躲過冰刃的攻擊,就算只是擦身而過也足以讓冰冽的寒氣逐漸侵蝕著他們,冰霜將他們固定在原地並逐漸向上延伸,到了最後房裡出現了數尊以鎧甲騎士為造型的冰雕,約莫過了幾秒冰雕自動爆裂,也讓冰凍的騎士們受到不少的損傷。
「回去之後告訴愛爾琳的人們,不准到杜加德城堡打擾我們,否則見一個殺一個。」
留下這句話之後,九夜轉身離開,僅留下這群重傷的冒險者。
通往王房的鑰匙在那名惡翅魅魔的手上,光是冰刃就讓他們各各受到重傷,而且強制從騎士的型態恢復,面對這麼強的敵人,他們有辦法搶到鑰匙?
「西爾菲爾,還要繼續打嗎?」
「大家都傷的太重了,暫時撤退,用女神翅膀回村療傷。」
這只是暫時性撤退,他會再度到這拜會那位可愛的惡翅魅魔的。
 

《試閱‧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ronis 的頭像
zeronis

§黑心株式會社§

zero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