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主角是彭哥列二代目,
就是那個長的跟阿戰很像很像的那個人(忘記的請參閱標的158回),
一開始的設定完全忘了要寫他,
是後來才補上的(毆),
在這邊稍為提一下。

洛斯提恩‧彭哥列(Rothtein‧Vongola)
1.義大利人,吉歐特的弟弟。
2.脾氣暴躁,可是個性意外的很認真,其實是個疼愛小孩的好人,只是外表嚴肅了一些、嗓門大了一些。
3.因為個性很認真,將常被吉歐特與艾西塔羅玩弄。
  這天,穿著熊貓袍的尼洛坐在地板上很認真的畫畫。
  洛斯提恩站房門口看著裡頭那嬌小的白色生物,明明只是個穿著動物袍的五歲小孩,除了可愛之外沒有半點的殺傷力,卻是能讓外人稱之為『鬼神』的他面露懼意。
  「小鬼,你在我辦公室裡做什麼?」
  「我在畫房子!」尼洛抬起頭發現是洛斯提恩之後,再度專注地繼續畫圖,「要給書住的房子!」
  「你不是很黏著吉歐特?怎麼不去吉歐特的房間畫?」他害怕的走進房間,並刻意的繞過尼洛,費盡心力總算來到自己的辦公桌。
  「吉歐特和艾西塔羅出門了!他們好像有放東西在你桌上。」
  有東西在桌上?朝著桌面衣看果然看到兩張紙條,上面分別寫著『和吉歐特有事外出,尼洛就交給你了。  艾西塔羅』與『敢把尼洛嚇哭我就跟你沒完沒了。  吉歐特』,現在是怎麼回事?他除了代理BOSS一職之外還要兼當小孩子的保父?●的(為保護未成年少年予以消音),這裡何時從黑手黨彭哥列家族轉為彭哥列幼稚園了?
  「吉歐特有說什麼嗎?」小熊貓突然出現在洛斯提恩身旁好奇地問著。
  「別靠這麼過來,站過去一點,再過去一點,對!就是那邊。」不習慣讓小孩子太靠近自己,洛斯提恩連忙要尼洛退離自己遠一點,直到兩人拉開距離之後,眼前那個小不點委屈地抓著外袍的下襬,他才注意到自己的語氣太差,試著將語調放柔,「吉歐特說要乖乖聽話,不然他不買禮物給你。」
  「我會乖乖聽話的。」聽到有禮物,尼洛趕緊把在眼眶裡打轉的眼淚抹掉。
  「等等!你的手是怎麼回事?」看到尼洛的臉上與外袍上沾染些許顏色,洛斯提恩才發現他的手上滿是畫筆的顏料,這個小笨蛋居然拿沾著顏料的手去揉眼睛?!
  「剛剛畫圖不小心沾到的。」嗚……洛斯葛格又生氣了,好可怕,可是跟吉歐特約好要勇敢不可以哭,不然會沒有禮物。
  聽到尼洛的回答,洛斯提恩二話不說拎著小熊貓到盥洗室,找了個東西讓他墊高好洗手。
  「洗手。」
  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尼洛乖乖的把手上的顏料洗掉,也在同時,他的膽識與勇氣也全部耗盡,淚水像斷了線的珍珠不斷地從眼眶掉落。
  因為身高差的關係,洛斯提恩沒有發現尼洛已經哭出來了,只是拿著乾淨的毛巾要他進行下一個動作,「把手擦乾。」
  接過毛巾之後,尼洛抓著毛巾忍不住放聲大哭,「哇……吉歐特……」
  「喂……小鬼,你又怎麼了?」
  聽到尼洛的哭聲,這下換洛斯提恩慌了手腳,讓他整個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眼前的情況,直到路過的女侍聽到了哭聲,連忙進來安撫尼洛的情緒,才結束這波令人頭痛的音波攻擊。
  不過,這也讓彭哥列家族的僕人們都知道了一件事……
  洛斯提恩‧彭哥列,他們偉大首領的親生弟弟,外表看似凶狠、冷酷無情,實際上是個對一種名為『小孩子』的生物感到頭痛,甚至是視為大敵的人。
 
  「我說,洛斯你能不能上進點啊?虧我每次都看好你能成功的照顧尼洛,為什麼你偏要把他嚇哭害我賭輸了呢?」抱著已經睡著的尼洛,吉歐特無奈說著。
  「明明就是這個小鬼太愛哭了好不好!」洛斯提恩覺得自己啥都沒做,但尼洛每次見到他都會大哭,不只他們很頭痛,他自己也很頭痛啊!
  幾個月前,他在外地出任務的時候聽聞吉歐特收養一個孩子,他並不放在心上,畢竟自己的大哥對居民不錯,他當做這孩子應該是吉歐特暫時收養的,沒想到回去之後,吉歐特告知這孩子成為自己的兄弟……
  「洛斯!這孩子是我們的小弟喔!他叫尼洛,尼洛,這位也是哥哥喔!他是洛斯提恩(Rothtein),叫他洛斯(Roth)就可以了。」
  看著躲在艾西塔羅身後那名瘦弱的男孩,膽怯地看著自己小聲地唸著剛才吉歐特的介紹,「洛……玫瑰葛格?(Ro……rose brother?)」
  「小鬼……」聽到自己的名字被誤唸洛斯提恩急忙想糾正他,而接下來看到與聽到的卻是小孩子的哭聲。
   「哇……」
  莫名的恐懼讓尼洛感到怕,甚至是哭了出來,只見他死命地抓著艾西塔羅的褲子,不管他怎麼安撫對方也不見他鬆手,整個房間充斥著哭聲,脾氣一向不好的洛斯提恩有股想敲昏那個念錯自己名字的小鬼,礙於艾西塔羅那股想殺人的視線只好作罷,而吉歐特則蹲下安撫尼洛的情緒,好不容易讓他鬆開緊抓褲管的手,才抱起他哄著。
  這是洛斯提恩和尼洛第一次見面的情況,是個不算好的回憶,從此之後,尼洛只要單獨和洛斯提恩在一起,最後總是會以尼洛嚎啕大哭收場,屢試不爽。
  「洛斯,你的脾氣要改改,在這麼衝可能尼洛接下來每天都會大哭。」艾西塔羅看著尼洛下午塗鴉的圖畫紙,一邊問著吉歐特,「門面要照這麼樣建造?還是你要照設計師給的設計圖?」
  「門面照尼洛畫的就好了,內部照設計師的就行了。」吉歐特看了一眼尼洛的大作之後這麼表示著,並指著圖上的某個角落請艾西塔羅在上頭註記些東西,「一想到有一個多月看不到尼洛,好想帶著他一起出門。」
  一個多月看不到尼洛?!
  「老哥你要出門?」洛斯提恩的心中突然浮現一股不好的預感,而且……根據以往的經驗,這種感覺有95%會成真。
  「對啊!要跟艾西一起去處理件棘手的事情。」
  「你跟艾西要一起出門?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都不知道?」
  「啊?」艾西塔羅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事情似的,認真的對洛斯提恩說道,「我明天要跟吉歐特去加百羅涅談判,預計要一個半月的時間,總部的大小事物就有勞你了。」
  擺明的就是忘了說,以為現在補上就來得及嗎?洛斯提恩不自覺在心裡吐槽對方的說法,不敢在對方面前說的原因是因為艾西塔羅非常會記仇,而且會在不知不覺間報復你。
  「談判不是洛斯你的強項,遇到要解決敵人的場合我們會請你過來協助的;然後最近會有人來總部施工,要來蓋圖書室,你要顧好尼洛不可以讓他跑到那。」
  「把這個小鬼一起帶去!」這兩個沒良心的傢伙居然把這個小孩炸彈留下讓他照顧,有沒有天理啊?!
  「尼洛還這麼小,怎麼可以讓他接觸黑手黨的黑暗面呢?等他大一點在說。」蠢爸爸模式全開的吉歐特直接反駁他的提議。
  「這順便可以讓你訓練脾氣與耐性,我們已經吩咐女侍們注意尼洛的情況,在你沒辦法處理的時候才接手安撫尼洛,我想……洛斯你應該不會連個女侍都不如吧?」
  「誰會連個女人都不如啊?」
  衝著這句話,洛斯提恩接下了照顧尼洛一個半月的工作。
 
  隔天早上,一群人在餐廳用過早餐之後,吉歐特才跟尼洛說他要出門的事情。
  當那句『我要出門一陣子才會回來』剛說出口沒多久,就看到尼洛的眼中泛著淚水,抓著吉歐特的袖子不斷的說著「人家不要吉歐特出門」或是「人家也要去」等字句,光是尼洛含淚的目光就讓吉歐特差點點頭答應說要帶他去,但一接觸到艾西塔羅嚴厲的目光,吉歐特只好狠下心拒絕尼洛的要求。
  不甘願的尼洛硬是拉著吉歐特的衣袖不放,到了停車場才由艾西塔羅哄著說答應會買很多的禮物回來給他,這才讓尼洛稍稍鬆手,眼見機不可失,艾西塔羅連忙將尼洛交給了洛斯提恩,兩人立刻搭車離開了彭哥列。
  偌大的停車場只剩下洛斯提恩與尼洛兩個人,準備展開為期六週的共同生活。
  由於家族裡的一切事務暫時由洛斯提恩一人處理,於是他便一頭埋入工作之中,告訴尼洛叫他自己在宅子裡玩,別到處亂跑,有事情再過來找他。
  過沒多久,真的有人跑過來找他了,但是來的人不是尼洛,而是宅子裡的女侍者。
  「洛斯提恩大人,負責建造圖書館的工人們已經在工地準備動工。」
  「就讓他們弄就行了。」工人來了就讓他們直接施工不就得了,還跑來找他?
  「可是……尼洛少爺也在工地那。」
  「尼洛?他跑去那做什麼?」
  「他說他也要幫忙,我們怎麼勸他都不肯離開。」
  他想幫忙?!這麼一個小不點要怎麼幫忙啊?
  「我過去看看。」
  放下手中的文件之後,洛斯提恩跟著女侍來到圖書館的工地,看到其他女侍與工人們圍著尼洛,努力地勸他回房間裡別待在危險的工地。
  「不要!我也要幫忙!」尼洛平時是個很乖巧的孩子,但他也有固執的一面,一旦決定什麼事情就很難說得動他了。
  「可是這邊很危險,尼洛少爺您會受傷的。」
  「我不管,我也要幫忙啦!」
  「跟我回屋裡。」洛斯提恩直覺這孩子在耍脾氣,冷淡地要他離開公地跟自己回房裡。
  「我不要。」
  聽了尼洛的回答,洛斯提恩沒多說什麼,直接將尼洛抱起,不管他的反抗頭也不回地帶回宅子。
  「玫瑰葛格是壞人,都不讓人家幫忙蓋圖書館。」
  「是洛斯,你這個小不點過去東西都搬不動要怎麼幫忙?」回到辦公室,洛斯提恩將尼洛放到沙發上。
  「人家搬得動!」不知道哪來的自信,尼洛認真的說著。
  「小不點少做夢了。」伸長了手用著很輕的力道彈了尼洛的額頭,洛斯提恩回到辦公桌那繼續處理公事,「乖乖的坐在那別亂跑。」
  「可是坐著很無聊……」沙發軟軟的好像床喔!
  「想畫圖的話我這邊有筆跟紙,不要在沙發上滾來滾去,你會掉到地上。」尼洛那套畫圖的工具他早就拿到自己的辦公室放了,因為粉蠟筆會沾的手上都是,所以他直接幫尼洛換了套全新的蠟筆。
  連滾來滾去都不行的話就更無聊了,尼洛坐在沙發上盯著天花板發呆了一會,然後視線移到在辦公桌那邊的洛斯提恩,他那邊好像比較有趣的樣子,他剛剛說不能亂跑,應該可以到他那邊吧?
  打定主意之後,尼洛離開沙發跑到洛斯提恩的身旁,攀著桌邊墊著腳努力想看他在做什麼。
  早上起來的時候,吉歐特突然問他是不是很怕洛斯提恩,想了一下尼洛緩緩的點頭,他很怕洛斯的大嗓門,也很怕洛斯的壞脾氣,而且洛斯好像很想打他的樣子,就因為上述三種原因,讓自己的勇氣值急速減少,最後都會怕的嚎啕大哭。
  『洛斯只是不知道要怎麼跟小朋友相處,他沒有尼洛想像中這麼恐怖的。』
  可是吉歐特跟艾西都對自己很好啊!不會兇自己,還會拿糖跟餅乾給自己吃。站在床邊,尼洛乖乖的讓吉歐特幫他換著衣服,和昨天的動物裝不同,今天穿的是水手服,暗紅色的上衣配上黑色的領結,下半身穿的是黑色的短褲,接過他遞過來的襪子之後,直接席地而坐自己穿了起來。
  『那是因為我們藏的很好,洛斯就是那種藏的不好的人。』
  藏的很好?藏的不好?藏什麼東西呢?玩具嗎?對於大人的用詞,尼洛還不是很懂,但他努力試著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
  『這個等尼洛長大之後就會知道了。』
  「你在做什麼?」發現小不點從沙發移到了自己身旁,墊著腳不知道在找什麼東西,「蠟筆跟圖畫紙在另一邊的抽屜。」
  「我不要畫畫,我要跟玫瑰葛格一起看書!」桌上有好多東西,上面寫了好多字,他也要看一起看書。
  「洛斯。」這小鬼怎麼還弄不清楚自己的名字要怎麼唸啊?但洛斯提恩還是將尼洛抱起讓他坐在自己的腿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與尼洛聊天,注意力全都放在這些比較緊急的文件,「這個是報告書,可以的話我根本不想看。」
  「可是吉歐特說要多看書才會變聰明喔!艾西葛格有拿好多好多的書給我看!」
  「艾西都拿什麼給你看?」
  「有畫很多圖的那種,艾西葛格還叫我跟他說故事喔!」
  「喔!這樣很厲害喔!」
  這樣的閒聊持續到文件全數批閱完畢,看著牆上的鐘指針指向正午,才帶著尼洛到餐廳用餐。
  這時候的尼洛突然覺得,吉歐特說的是真的,洛斯提恩一點也不可怕。
 
  用過午餐之後,尼洛吵著要去工地幫忙,不管洛斯提恩怎麼阻止他都不聽,只好帶他去親自體驗工地生活。
  來到工地現場,洛斯提恩拿了塊磚頭放在地上,自己轉身拿了另一塊,但這塊他一直拿著並沒有放下。
  「如果你可以像我一樣搬起磚頭,我就讓你去幫忙。」
  尼洛仰著頭看洛斯提恩一派輕鬆地拿起磚頭,低頭看著眼前的磚頭,既然他可以這麼輕鬆的就拿起來,那自己一定更沒問題!
  蹲下身,尼洛想把磚頭搬起來,卻發現這個重量似乎有點重,讓他搬不太動,搬不動的話改用推的好了,就算他使勁推,磚頭還是紋風不動。
  完了,他不能幫忙蓋圖書館了。
  「玫瑰葛格……人家……人家搬不動……」可是他好想蓋圖書館……
  「早說了你搬不動的啊!」等等,這小鬼眼眶泛淚了,該不會要哭了吧?
  「可是……人家好想幫忙……」尼洛咬著下唇,不甘願地說著,他一直很想幫忙蓋房屋的,可是……
  「搬不動就沒辦法了。」
  輕鬆地抱起尼洛,洛斯提恩往宅子的方向走去,才走沒多遠尼洛不甘願的情緒爆發,開始哭了起來。
  宏亮的哭聲在洛斯提恩的耳邊響起,害他差點手滑讓尼洛掉下去。
  「不要哭了!」吵死了,害他以為自己的耳朵要聾了。
  被洛斯提恩的大嗓門嚇到愣了一會,沒多久尼洛就用更大的哭聲回敬他。
  「哇……玫瑰葛格欺負我……」
 
  身為一個小孩子,最大的任務就是攝取充足的營養,養成良好的睡眠習慣,以及在不影響他人的情況下盡情玩樂(或者是被別人玩弄)。
  雖然洛斯提恩非常想讓尼洛哭到累而停下,不過在週遭女侍者的目光注視下,他只好僵硬地安慰那個正在哭泣的小不點。
  隋著時間的流逝,哭泣聲也逐漸變小,正當洛斯提恩感到欣慰,終於能從哭聲地獄解脫時,取代哭聲傳來的是平穩緩慢的呼吸聲與……
  鼾聲?!
  「小鬼,要睡覺去床上睡!」
  「……我要吃豆腐……」尼洛趴在洛斯提恩的胸口上,小手抓著他的上衣不放,還不斷地說著什麼,似乎在點菜(?)的樣子。
  「喂!」這小不點越來越大膽了!
  彷彿是洛斯的聲音吵到他似的,尼洛在他的懷裡動了一下,換個較舒服的姿勢後然後繼續睡著。
  發現人怎麼叫都叫不醒,看了一演掛在牆上的鐘,指針指向數字二的方向,才想起吉歐特曾經提到尼洛有睡午覺的習慣,而且是時間到就睡,比定時裝置還要準。
  這是怎麼回事?誰快把這小鬼拎走啊!他又不是尤佳利樹,不要學無尾熊攀著不放啊!
  當尼洛醒來的時候,外頭的天色是黑的。
  迷迷糊糊的他以為天還沒亮,打算繼續睡的時候就被洛斯提恩給叫住了。
  「別睡了,等會要吃飯了。」
  「……吃飯?還沒天亮……」
  「現在是晚上當然還沒天亮,要睡吃完晚餐洗完澡在去睡覺。」這小不點睡昏頭了,連時間都分不清楚。
  「……晚上了……晚上了?!」發現自己已經睡到晚上的尼洛突然清醒了,很緊張地抓著洛斯提恩的衣領問著,「我的蛋糕呢?」
  「蛋糕?你說下午茶?」看到尼洛緊張的模樣,害他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沒想到只是問下午茶的進展,「我看到你在睡覺,就請廚師暫停今天的下午茶,將糕點挪到晚餐過後的甜點,怎麼了?」
  「人家的蛋糕……廚師薯叔說今天要做黑漆漆蛋糕給我吃的……人家沒吃到……」小小的腦袋瓜裡浮現了蛋糕精靈正微笑地跟他揮手道別的畫面。
  「吃完飯就吃得到了,去洗臉、洗手。」
  洛斯提恩抱著尼洛走到浴室門口,要他自己進去,只見他嘟著嘴走進去,找了他慣用的小木箱墊高,或許是心情不好就沒什麼在注意水量大小吧?這次洗手與洗臉就把衣領弄濕,當他嘟嘴走出浴室後,洛斯提恩以為他是不小心掉到水裡面,除了衣領之外,瀏海幾乎都弄濕了,他隨手從浴室拿了條毛巾尼洛擦水,之後才抱著他到餐廳用餐,直到他在餐桌上看到了喜歡的菜與最後端出的甜點才露出笑容。
  附帶一提的是,洛斯提恩似乎為了賠罪似的,將自己的甜點遞給尼洛,讓他在今晚除了裝晚餐的胃之外,就連裝甜點的胃也是滿滿的,一整個滿足。
 
  酒足飯飽稍微玩了一會之後,接著就是尼洛上床睡覺的時間了。
  「念故事!」穿著熊貓睡袍的尼洛拿著故事書,站在床上看著洛斯提恩,「吉歐特會念故事給我聽!」
  看著那本封面是位女性在試鞋的繪本故事書,洛斯提恩接過那本書,並示意尼洛躺著替他蓋好被子,準備開始說故事。
  雖然洛斯提恩沒有吉歐特那樣的專業,但他還是很努力地說完了整篇故事,原以為故事說完之後就會看到尼洛進入夢鄉的模樣,說真的那模樣還蠻可愛的,卻沒想到一轉頭看到的是他非常有精神的模樣,靠!這是哪邊出了問題啊?為什麼會這樣?明明就跟吉歐特的模式一模一樣,為什麼他說故事尼洛就睡著,而我說故事則是很有精神?誰來跟他說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你還不睡嗎?」
  「我睡不著。」尼洛拉著洛斯提恩的袖子,那模樣非常有精神,感覺不出任何的倦意,「陪我玩好不好?」
  「你想玩什麼?」是不是直接敲昏他會比較快呢?
  「躲貓貓。」
  「不行,你還是數兔子或是數羊好了。」
  「小氣鬼!」躺在床上的尼洛不滿地嘟嘴。
  「乖乖睡覺,我明天會叫你起來吃早餐的。」替尼洛點上床邊的小夜燈,洛斯提恩確定他有蓋好被子後,走到門邊準備關燈,「我回房睡了,晚安。」
  熄燈關上房門之後,房裡唯一的光線就剩下床邊的小夜燈,躺在床上的尼洛先是乖乖的閉眼數兔子,算到後來他發現自己被兔子淹沒,就改算羊,可是羊長的好可愛,毛茸茸的模樣好可愛,才算了一隻就整個人抱著軟綿綿的枕頭在床上滾來滾去,最後還捲著棉被掉下床,幸好有棉被做緩衝才沒有摔傷。
  不過……房間好安靜喔!都沒有聲音,除了自己之外都沒有人,有一點點恐怖。
  於是尼洛從棉被裡爬了出來,抓了還在床上的枕頭與棉被之後,離開房間朝外頭走去,出了自己的房間後,左手邊是艾西塔羅的房間,右手邊是吉歐特的房間,吉歐特的房間對面就是洛斯提恩的房間,以往他的第一目標都是吉歐特的房間,如果吉歐特不在就是跑艾西塔羅的房間,現在兩個人都不在了,目標就非常明顯了。
  來到目的地之後,尼洛先是拍了房門,稍等一會之後發現都沒有人來開門,於是尼洛決定擅自開門進入,靠著門墊腳手好不容易碰到門把,才準備要開門進入時,卻發現有人開了門,自己重心不穩差點跌倒。
  「尼洛?」
  剛回到房間正在洗澡的洛斯提恩,聽到敲門聲之後,用圍巾圍著下半身就出來開門,以為是部下來報告緊急事件,卻沒想到開門看到的是差點跌倒的尼洛,身後還有枕頭與被子,這小鬼該不會就穿著睡衣拉著枕頭與棉被就從他房間走了過來?
  「玫瑰葛格,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嘛?」尼洛看著赤裸上身的洛斯提恩,撲抱他的腿,「房間好黑,有怪物跑出來把我吃掉。」
  原本想拒絕尼洛的洛斯提恩,看到了他眼中泛著淚水咬著嘴唇的模樣,讓他吞下了拒絕的話,先把尼洛抱到自己的床上,然後將門外的枕頭與棉被拿了進來。
  「我還在洗澡,你要再等我一會。」
  「嗯。」
  看到尼洛乖乖坐在床上的模樣後,洛斯提恩回到浴室裡繼續洗澡,不過今晚沒辦法泡澡,讓他有點遺憾。
  穿著睡袍走出浴室之後,洛斯提恩看到尼洛坐在床上發呆,「好了!可以睡覺了。」
  「喔!」尼洛乖乖地抓著自己的枕頭,思考自己該睡在哪邊。
  「這邊。」將自己的枕頭拉開之後,示意尼洛將枕頭放在旁邊,並要他乖乖的躺好「躺好,我要關燈了。」
  「關燈?吉歐特說不可以關燈,會有怪物跑出來咬人!」所以他的房間晚上都會有點小夜燈,以免怪物真的跑出來咬他。
  「有我在不會有怪物的啦!」走到一旁電燈的開關關上電源,房裡一瞬間陷入漆黑,洛斯提恩憑著記憶走到床邊。
  「真的嗎?」房裡沒有任何的光線,尼洛感覺到有人躺在自己身旁,手開始亂摸亂拍,弄了一會之後小手摸到了溫暖的胸膛,「抓到了!」
  「好厲害喔!抓到了就趕快睡覺,不然明天會起不來。」拍拍抱著自己的尼洛,洛斯提恩摟著尼洛說著。
  「晚安!」窩在洛斯提恩的身邊讓尼洛放心了不少,沒多久,他就進入了夢鄉。
  小孩子的體溫通常都比較高,有個小不點再身邊感覺上就像多了個小暖爐,讓體溫有些低的洛斯提恩感覺到不少的暖意,或許日後可以讓他跟自己一起睡也不一定?
 
  隔天一早,當洛斯提恩在床下發現抱著枕頭,將自己包在棉被裡的尼洛時,讓他重新考慮讓他在自己的房裡過夜這件事是否可行。
  沒記錯的話,這個小不點應該是睡在自己身旁,還抓著自己的睡袍入睡,怎麼早上醒來發現身旁沒有人,反而是在床下發現了一團棉被……這是怎麼睡的?怎麼會滾下去?
  「尼洛?」洛斯提恩對著棉被團,試探性地喊著那個小不點的名字。
  「……咩……」從棉被團裡傳出細微的聲音,表示棉被團裡有人,而且在學羊叫。
  明明就是人為什麼要學羊叫?
  「該起床了。」
  「……哞……」
  這次換成牛叫聲有什麼意義嗎?這樣是醒了還是還在睡?思考了幾分鐘之後決定放棄猜測,洛斯提恩決定直接拉走那團棉被,發現尼洛抱著枕頭縮在那繼續熟睡。
  「起床。」將小不點抱起放在床上,洛斯提恩輕推了尼洛的肩膀試著喚醒他。
  感覺到有人在妨礙自己睡覺,尼洛抱著枕頭翻身繼續睡覺,試著忽略外界的妨礙。
  「給我起床!」抓著尼洛的肩膀稍微施力搖他,再不醒的話就要施行別的方案。
  被人突然用力搖晃的尼洛整個被嚇醒,先是驚慌地看著洛斯提恩,然後害怕地抓著他手不放。
  看來他是會抓著自己不放了,說再多也是白費,於是洛斯提恩直接抱著尼洛走去他的房間,在衣櫥裡找了套衣服替他換上,到浴室幫他梳洗後才來到餐廳用餐。
  用完早餐之後,尼洛恢復正常,當洛斯提恩在自己的房裡辦公時,他就拿著圖畫紙在旁邊畫畫,偶爾坐在他的腿上看他辦公,甚至是會拿著畫筆在紙上學習簽名,不過他是用畫圖的方式,還會詢問畫熊貓比較好還是畫貝殼比較好。
  不過斯提恩還是覺得用簽名的方式比較快。
 
  經過了一個半月不算長也不算短的時間,外出的兩人總算回來了。
  外出洽公的期間,吉歐特的心中掛念著遠在家裡的尼洛,不斷地擔心他是否會被洛斯提恩弄哭,也因此不斷地被艾西塔羅威脅,要他將心思放在公務上。
  返家時,這兩人示意家裡的人們別驚動其他人,悄悄地來到洛斯提恩的房間,從門縫偷看兩人相處的模樣。
  尼洛坐在洛斯提恩的大腿上學著大人批閱公文,不過他是在紙上畫上自己的簽名(據說這次是倉鼠加貝殼的圖案),還不忘詢問洛斯提恩畫的好不好看,而洛斯提恩一面看著桌上的文件,一邊分神跟尼洛對話,雖然他的神情非常嚴肅,卻看得出來兩人相處的模式已經有了明顯的改變,至少不再是一個看到對方向是看到未爆彈,而另一人則是看到了對方沒多久就嚎啕大哭。
  「據說尼洛這一個半月只有哭一次。」
  「喔!看來洛斯進步很多,值得嘉獎。」
  「把拔要放手了?」
  「誰是把拔啊?尼洛可是我心愛的小弟,才不是兒子呢?」
  或許是這個,反駁的聲音過大,讓房裡的兩人察覺外頭有人進而起身來看,走在最前頭的尼洛看到了吉歐特,趕緊撲了過去,「吉歐特!」
  「尼洛!這期間有沒有聽話啊?」抱起了尼洛,吉歐特輕捏著他的鼻子問著。
  「我有乖乖聽玫瑰葛格的話,我會簽名了喔!」
  「好厲害喔!」好感動,他心愛的尼洛學會寫字了。
  明明就是笨蛋父親還死不承認。
  看著遠方進入笨蛋父親狀態的吉歐特,艾西塔羅默默的在心理吐槽。
 
-完-
 
幕後花絮:
Act.1 尼洛的簽名
  學會了簽名的尼洛,開心地拿了剛才在洛斯提恩桌上練習的紙張給吉歐特過目。
  「給你看!」尼洛將紙張地給了吉歐特,晶亮的雙眼期待著他的反應。
  看著紙上的圖形,吉歐特先是嘗試理解上面的圖形是什麼?這個……應該是倉鼠吧?旁邊這個呢?彭哥列的家徽嗎?是有點像但還是有點差異,不過……這到底是什麼?說真的他還看不太懂。
  「尼洛好厲害喔!可以跟我說這是什麼嗎?」
  「好啊!」尼洛走到吉歐特身邊,讓他抱了起來坐在大腿上,好讓他可以解釋自己的……文字所代表的涵義,「這個是尼洛,這個是彭哥列,我有問玫瑰葛格要不要用這個簽名方式,可是他說不用,吉歐特要用嗎?」
  「這個我可能學不來,還是用舊的方式簽名好了。」採用這個方式的話,可能畫完都天亮了吧……
  「我覺得很好用耶!」尼洛隨性拿了桌上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ronis 的頭像
zeronis

§黑心株式會社§

zero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